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尔虞我嫁 > 公孙喜

公孙喜

作品:尔虞我嫁 作者:繁朵 字数:4669135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这一定是盛惟乔的阴谋啊!!!”公孙喜悲愤的想到,“她跟这皇后关系要好,岂能不知道这皇后的秉性?然后她又知道老子素来看她不顺眼,这会儿八成就是故意让老子过来面对这种局面的!!!”

    心中咆哮,面上则是根本不知道摆什么表情了,只讷讷道:“娘娘不要卑职买的东西,那么要卑职怎么给您补偿?”

    其实他刚才要是就说前半句“娘娘想要什么”,孟皇后八成也就知足的暗示下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问题是他偏偏加了一句“出了宫就去买”,这顿时就让前一刻还满心欢喜的皇后,感到一种“你不就是想讹我一笔”的羞辱,她好歹也是郑侯府嫡出小姐,入宫以来固然算不上真正的六宫之主,但因为孟太后在,吃穿用度上还是没人克扣的,怎么能够忍受被认为是贪小便宜的人?

    尤其还是被公孙喜这么认为!

    登时就怒了!

    只是负气的话出口之后又是后悔,既怕公孙喜觉得自己难伺候,又想着此刻不比方才,春来已经回来了,虽然是在帘子外头,却也能看到身影、听到动静,见着自己这胡搅蛮缠的模样,好不尴尬!

    此刻见公孙喜询问,面色一红,到底还是转过头来,低声说道:“反正不要你买的……你自己想!”

    说着脸上一阵害臊,觉得待不下去,就站起身,一面朝后殿走去,一面扬声吩咐外间的春来:“你将点心拿给他吃,再把那香薰球装起来给他……本宫且进去安置了!”

    见她避入后头,公孙喜真格是如释重负,简直就是逃也似的溜出珠帘,见春来在桌边摆弄碗碟,就道:“我不吃了,什么香薰球也别给我,就先走了。姑娘回头帮我跟娘娘说声……”

    “说你个头啊说!”春来原本还觉得心上大石落下,因为看公孙喜衣襟虽然有点乱,大体还算齐整,看来他跟皇后方才固然站的太近了点,却也没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闻言顿时大怒,将正在摆的一碗鸡肉馅烫面饺子朝桌子上重重一放,压低了嗓音,切齿道,“你敢走,信不信我跟你拼了?!”

    公孙喜:“……”

    这望春宫的主仆是不是都有毛病?!

    “娘娘特意叫我去小厨房要的饭菜,我还拿了这么多。”春来见他面无表情的样子,心中越发恼怒,低声呵斥道,“你不吃就走,那么这些菜肴怎么办?!难不成叫我跟娘娘吃?!且不说娘娘身子骨儿弱,入夜后除了一盏燕窝外,什么都不用的。就是我跟娘娘豁出去的用,只怕三天三夜也吃不完!那么明早宫人进来送早膳,要怎么办?啊?!你是唯恐别人不起疑心是不是?!”

    公孙喜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姑娘为什么要取这么多?!”

    他记得皇后之前就让春来去拿一碗冰糖燕窝吧???

    那么这会儿……这宫女是把小厨房的存货全部搬过来了吗?!

    “我们女儿家自来秀气,吃不上几口东西也就成了。”他不这么问还好,一这么问,春来更生气了,怒目喷火的看着他,“你这种粗人,想来也是大碗吃肉大碗喝酒惯了的,这不是怕你饿着,所以多拿了点?!早知道你这么不识好人心,就该让你饿着肚子就这么滚出去!”

    说着把牙箸朝桌子上一拍,一甩手就进帘子里去了!

    ……其实春来之所以拿这么多菜,除了想给皇后跟公孙喜多一会儿相处时间外,主要也是想到皇后跟公孙喜身份悬殊,一旦自己取了饭菜回来,公孙喜用的时候,皇后断没有说在旁边守着的道理,如此皇后岂非难过?

    所以干脆多拿了点,想着到时候借口皇后也饿了,让她跟公孙喜一块儿用饭,当然是一个在帘子里摆膳,一个在帘子外用饭。

    虽然如此既不同桌也不照面,但想来皇后看着帘子上的身影,心里多少是些慰藉。

    这会儿皇后人都去了后殿,春来的计划自然也行不通了,公孙喜再问她为什么拿这么多吃食,她自不会承认。

    不但不承认,想到这人再三不领皇后怕他冻着饿着的情分,暗自恼恨,在帘子后站了站,冷哼道:“这些都是娘娘的心意,你要是敢不吃个七七八八的,回头娘娘给郡王妃写信,我定要劝娘娘好好跟郡王妃说一说你的无礼之处!”

    “……知道了。”公孙喜硬生生咽下一句“老子又不是猪怎么吃得掉这么多”,嘴角扯了扯,心道老子可不怕盛惟乔,你家那位娘娘比盛惟乔难缠多了好吗?

    拿起牙箸后,他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就是容睡鹤惯常喜欢用敌人来衬托他的高尚品德,所以,有没有可能,盛惟乔依葫芦画瓢,用孟皇后来衬托她的好说话好打发?

    打个哆嗦,公孙喜决定,回去之后,对盛惟乔再恭敬点。

    嗯,等等,他接下来首先要头疼的,应该是给孟皇后什么样的补偿吧?

    公孙喜为给孟皇后交代抓狂的时候,宫城的僻静角落里,一灯如豆。

    微弱的光芒下,孟归羽的面庞含糊而阴沉。

    他注视着烛火,淡淡说着:“没想到西疆的人还没到,北疆的郡王妃倒是先有了动作,来的还是密贞最信任的心腹盛喜。”

    “六哥,这盛喜来者不善。”旁边孟归瀚安慰道,“不过你不是也说了么?盛喜武功高强,孟家乾的遇刺,八成是他干的。但性情阴沉,不擅长计谋,就您之前跟他的夜谈来看,未必没有搪塞过去的指望?毕竟郡王妃如今还在北疆,他受命来长安办事,不可能久留的,过些日子,八成还要回去。之前盛家弄了个贵胎宜北的谶语,这么着,郡王妃在八月之前,都不可能离开北疆的。”

    盛惟乔这一胎算起来是去年十月左右怀上的,算来产期是在今年的七月,距离现在还很有点时间。

    而且大穆女子不比茹茹健壮,像盛惟乔这种娇生惯养的,月子肯定会坐好,更不要讲一生产就赶路了。

    因此正常情况下,她离开北疆,怎么都是八月之后的事情了。

    “指望他什么都看不出来,只能是没办法之下的侥幸了。”但孟归羽摇着头,说道,“莫忘记郡王妃虽然就派了他一个过来,密贞的人还没到呢!而且,这长安城里也不是没有向着他们的。其他人不说,就说宁威侯府的徐老侯爷以及宁威侯父子,以及冯家那位冯老太爷,哪个不是精明能干的主儿?就是盛老太爷看着正气凛然,实际上也就是对自己人比较讲究,否则当年是怎么让茹茹对他闻风丧胆的?”

    “盛喜自己看不出来的弯弯绕绕,大可以去找他们参详!”

    “所以仍旧不能掉以轻心!”

    孟归瀚闻言,十分忧虑:“六哥,倘若如此的话,咱们却要怎么办?那么多人呢,不管是杀是绑,都不好下手。何况他们的身份,也不是咱们能够威逼利诱得了的。”

    “为今之计,是赶紧抓住舒氏姐妹的把柄。”孟归羽目光沉沉,说道,“这样不管密贞那边是否有所发现,又或者是否会因此动怒,对咱们起杀心,咱们多少有了张护体的底牌!”

    “但舒氏姐妹这些日子虽然趁着高密王还有广陵王携带子嗣入宫探望莫太妃的机会,召见了好些帝侄,可是却始终没有兜搭谁的意思?”孟归瀚为难道,“她们两个不起这心思,其他人就算有这个心也有这个胆,又怎么有机会?”

    说到此处,想到孟归羽的某些未雨绸缪,悚然而惊,劝道,“六哥,兹事体大,不可轻易涉险啊!”

    “……不说这个了。”孟归羽岔开话题,“朝堂最近如何?这次高密王府父子闹的非常厉害,咱们那三位伯父,该高兴了吧?”

    孟归瀚说道:“二伯跟三伯还好,大伯么,还在为孟家乾的事情耿耿于怀,据府中眼线回报,说他这些日子脾气越发的古怪了,连新欢上前奉承,都遭了好几次呵斥。”

    “孟伯亨跟孟思安呢?”孟归羽问,“还都在庄子上反省?咱们那位大伯母也是?”

    “这会儿还都在庄子上,不过听说二伯跟三伯都劝大伯,就是孟伯亨跟孟思安搁外头思过也还罢了,大伯母到底是一府主母,她不在,郑侯府如今连个家宴都不好摆,却成何体统?”孟归瀚道,“所以一致劝说大伯将大伯母接回来主持大局,毕竟其他宴会可以拖一拖,或者索性不办,但霜晓的婚事,就在年底。三哥一家子全部在北疆,没有大伯母帮忙张罗,总不能叫霜晓自己去办吧?就是二伯母、三伯母肯帮忙,隔着府邸,到底不方便。”

    孟归羽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你不提霜晓的婚事我都差点忘记了,给她的贺礼也要预备起来了。到底是三哥的嫡女,还是头一个出阁的嫡女,这贺礼可不能太轻。”

    他们兄弟这会儿境况比以前好了很多,不说权倾朝野,但也不需要扣扣索索的,唯恐盖不过来,此刻孟归瀚就随口道:“到时候看看二房、三房的堂哥们怎么送的,咱们照着样子来就是了。”

    也没放在心上。

    “高密王这次输的很惨,密贞虽然势头迅猛,但根基不稳。”孟归羽“嗯”了一声,继续道,“这样不行,这样万一孟氏一举压倒密贞父子,咱们还混个什么?”

    他眯起眼,淡淡道,“得给孟氏找点麻烦,也跟高密王父子一样,被狠狠削掉面子才是!”

    孟归瀚想了想,说道:“咱们孟氏可没有密贞那样的逆子啊!想跟家族造反的,要么就是咱们这种没能力的;有能力的,压根不用反家族,家族可是他们的助力,比如三哥。”

    其他重量级人物的话,“太后娘娘乃是家族根基所在,哪里好做文章?至于皇后娘娘,且不说手中并无权势,不过是名头好听。就大伯对她的薄情,只怕她有个三长两短的,大伯撇清的比谁都快!”

    “何况,这还是咱们的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