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纵横图 > 第四卷 风流云散 第二百四十一章 放手一搏

第四卷 风流云散 第二百四十一章 放手一搏

作品:纵横图 作者:江枕寒潮 字数:578708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空荡荡的天牢内,刘衍又陷入了无尽的深思,徐秉德的一番话,让原本蠢蠢欲动的刘衍,瞬间又看到了希望,兵不血刃肯定比自己原先设定的任何结局都要完美,可是真的就能如徐秉德所言吗?

    “罪犯刘衍,有人来看你了。”

    狱卒粗哑的声音打断了刘衍的思绪,他猛地一惊,抬头看时,竟然会是刘询的大儿子刘行远。刘衍皱紧眉头,腾地站起身,凝视着刘行远,一脸不解地慢慢向刘行远靠近,靠近之后确定真的是刘行远之后,才好奇地问:“你如何会来这里?难道是来为你父王炫耀的吗?”

    刘行远面无表情地摇摇头,没有回答。

    刘衍再次凝眉注视着刘行远,冷笑道:“那是你父王派你来看看我在牢里是死是活么?”

    “也不是。”

    “那你来做甚?”

    “杀你!”

    刘衍听罢心头一震,脸色刹时发白,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刘行远,见他面无表情,丝毫没有要动手的意思,愈加奇怪地问道:“那为何还不动手?”

    刘行远依旧冷冷地道:“因为我不想杀你。”

    “你不想杀我?”刘衍不解道,“是你父王命你来杀我的?”

    刘行远冷然一笑,“这次不是,不过我想应该还有很多人想要你的命。”

    “为何?”刘衍并没有感到害怕,反而饶有兴致地问他,觉得这个刘行远倒是和刘询的嫡子刘行之不同。

    “因为你的命可以为他们换来高官厚禄。”

    刘衍听罢仰天大笑,“那我现在如何还好好的呀!”

    “那是因为你现在在牢里什么也做不了。”

    刘衍收敛笑容,阴着脸问道:“此话何意?”

    “困兽犹斗,没想到你会在这里听天由命,不像是我所了解的那个太子殿下。”

    刘衍眼睛一闪,似乎明白了对方的用意,“你说这些话,是何用意?”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我处境相似,所以才会有此肺腑之言。”

    “哦!呵呵……”刘衍冷笑,“你是宁王的儿子,谁敢杀你!”

    刘行远的脸上浮现一丝惆怅,“当然也是想要高官厚禄之人。”

    “哦?”刘衍诧异之后,忽然才想到,“是你的弟弟刘行之吧!呵呵……也不难理解,你是宁王的庶长子,向来又名声在外,而刘行之虽然是嫡长子,却又比你小。论人品才干,明眼人都知道他不如你,刘行之想除掉你这个庶出的哥哥,也在情理之中。”

    “情理之中?”刘行远对他的话颇不以为然,“我们都是同宗手足,这些无意义的争斗能给我们刘家和天下带来什么?”

    刘衍也不屑地道:“弱肉强食,这就是帝王家的法则。你看,我不就是拜你父王所赐么?如果每个人都父慈子孝兄友弟恭,那皇爷爷现在还能坐在宣政殿上吗?你父王还会有机会从我手里夺到储君之位吗?”刘衍说着有些动情,“这些总有人要做出牺牲。”

    “包括你吗?”

    “如果最后输的那个人是我……”刘衍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镣铐继续道,“那就说明我并不适合这个位置。”

    “那你认输了?”

    刘衍哈哈大笑,“你觉得这局棋已经下完了吗?刘行远啊!说真的,你今天能来,我已经深感意外。以前我觉得宗族之中也就我一人可担天下,现在看来,你也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了。不过,我想眼下你和刘行之的棋就够你手忙脚乱了吧!”

    刘行远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快,“此番前来我只想提醒你一句,有很多人想杀你。”

    “呵呵……”刘衍冷笑,“包括你弟?他是想着赶紧除掉我这个后患,然后再解决你这个哥哥吧?”

    刘行远不想回答,正准备转身之时,刘衍突然又叫住他道:“你不动手了吗?杀掉我,也许你还能多活几日,反正现在即使我死了,皇爷爷也不会深究,你回去也好交代。”

    刘行远沉默许久之后才答道:“即使我杀掉你,他也不会放过我的。”

    “难道你没想过先发制人?”

    刘行远冷哼一声,“我和你们不一样。”

    刘衍又是一声大笑,“可是结果都一样,不是吗?”

    刘衍目送着刘行远的背影离去,虽然对自己成功的挑拨了刘行远和刘行之兄弟而感到暗爽,但是听过刘行远的一番话,心里多少会感觉有些没底,一边是岳父大人说的按兵不动,一边死刘行远一番引人深思的话,到底是坐以待毙,还是主动出击呢?刘衍躺在木床上左思右想不得要领。

    恰在此时,一个沉闷的声音道:“请殿下用膳。”

    刘衍一惊,这里的狱卒怎么突然会叫自己“殿下”?而且还说个极为恭敬的“请”字。刘衍猛地抬头看时,牢门外送饭的打扮,并没有什么特别,分明就是牢里的看守啊!

    “殿下……”那狱卒再次鬼鬼祟祟地道,“请您用膳。”

    刘衍腾地站起身,是他?刘衍拖着沉重的脚镣向那人走去。狱卒半遮半掩的脸,刘衍瞬间就知道是谁了,于是压低声音问:“荀将军,你怎么来了?”

    荀谋左顾右盼,见四处的衙役离自己都很远,这才放心的说道:“殿下,臣就长话短说。如今局势复杂,殿下作何打算?”

    刘衍先是一脸错愕,接着目光茫然道:“今日我岳父徐兵部来过,他让我按兵不动,等风声一过,再请求皇爷爷旨意。”

    荀谋若有所思道:“眼下的局势观之,这条路怕是行不通了。据我所知,宁王已经开始四处网罗您的罪名,就连皇后,宁王也准备让人参奏。以依微臣看,徐大人的想法也许太过乐观和保守了。”

    刘衍面沉似水,想起之前刘行远来时所说的话,心底不禁阵阵寒凉,继续道:“荀将军,您的意思是主动出击?”

    荀谋阴沉着脸,点点头道:“如此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刘衍目光炯炯,所有的恨似乎顷刻间在双眸中燃烧,坐以待毙,不如赌一把,而且自己的胜算不在小数,放手一搏,兴许转机更快,鬼知道皇爷爷几时会回心转意,又有谁会算得准刘询父子会用何毒计陷害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