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 (2) > 正文 完结

正文 完结

作品: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 (2) 作者: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杜泽看向艾利克,发现那边也是同样的情况。某只蠢萌有了一个没谱的猜想:这些光羽该不会就是资历的一种象征吧?就像是亡灵副本的军阶一样。

    虽然还不能确定,但光羽显然很重要,最好能尽可能地收集更多。

    用过午餐后,他们在执政官的欢送下启程前往第七重天。交通工具仍然是马车,于是三人马车.j□j(i)再次上演。还是同样狭隘的车厢,还是同样的人物,不同的是比之前还要凝重的氛围。修因为转换了形态,自然不可能再让杜泽抱着他,两人切换了位置,修揽着杜泽坐在了艾利克的对面。狭隘的车厢因挤进三名青年而显得拥挤,杜泽一脸深沉地坐在修的腿上,修将鼻子靠在杜泽的脖颈处深深呼吸,艾利克偏头沉默地望向窗外,整个场面只能用诡谲来形容。

    救世的神使和灭世的魔王没羞没躁地在一起了,光是想想就能感受到圣子大人的绝望。

    经过一天的行驶,马车队越过巨大白墙抵达了第七重天。其实这世界中有个非常方便的魔法工具叫传送阵,可以一瞬间从一个地方传送到下一站点,但他们却舍近求远地以马车队的形式前进,总感觉是在进行某种耀武扬威:一路上,所有看见马车队的生灵,神情中都带着深深的敬畏。

    马车队在第七重天的王城外停下,摆足派头等待此地高层迎接。杜泽望着不远处的王城,可以明显地看出,第七重天无论是区域规格还是繁盛程度都比第八重天逊上一筹。

    第七重天的执政官很快就陪着笑脸赶来迎接他们了,他所做的事和第八重天的执政官没什么区别——将他们视为上宾,为他们安排最好的住宿,并且举行盛大的欢迎宴会。顺带一提,逃过初一的蠢萌读者没能逃过十五,在他享用完晚餐后,萌主享用了他。

    杜泽简直要咬着被子嘤嘤嘤地哭泣了,他的腰酸得根本不像是自己的。龙族形态的萌主很是强势,他会直白地说出他的欲望,并付诸于行动,而且毫无克制。然而那是强势而不是强迫,杜泽非常清楚如果他真要认真拒绝的话,修是绝对不会逼他的。鉴于某只蠢萌的社交障碍和对萌主的无原则脑残粉行为,修到最后总是能如愿以偿地对自家蠢萌做出这样那样的事情。

    “离天亮还有一点时间。”修舔着杜泽汗sh的脖颈。“我们再来一次。”

    “……”已经战了一夜过了零点又持续做到现在,萌主你克制点!

    杜泽不敢喊累,因为一喊辛苦,修就会将血液喂过来。龙血不愧是这个世界的高级材料,不仅可以回血,而且还可以增加体力上限。在大量龙血的强化下,杜泽的战斗力从五上升到十(仍是渣渣),听力也得到了许些改善。虽然听到的声音有点小有点朦,但至少可以不用借助耳机了。有了龙血的辅助,某只蠢萌在被疼爱了一夜后还能保持清醒,并且也只是觉得腰酸而不是疼痛。

    修将自身稍稍抽出,伸出手指探入杜泽体内。因为持久的交缠,j□j微微有些红肿,修感受着其中的柔软和sh润,血瞳中是愈演愈烈的欲望。

    因为某种顾忌,银发红眸的年轻龙族整晚只是交错地进入半阴.茎。但贪婪一向是龙族的天性,这个种族从来都不擅长克制自己。得到很多,想要更多,欲望的沟壑永远无法填满。

    “杜泽……”修咬着杜泽的耳朵。“我想全部进去。”

    杜泽永远无法忘记当艾利克看到他被修抱着走进主殿时的表情,某只蠢萌已经哀莫大于心死,他既不能阻止主线剧情的发生,也不能解除他和修之间的“链子”,于是只能毫无抵抗力地被修抱着招摇过市——还是可耻的公主抱。

    目睹了整个事件的同人志表示,活了这么多年,这是它见过最破廉耻的两个人。

    总督对下方的暗流汹涌熟视无睹,见人到齐了,便再次让本地的执政官进行汇报。杜泽数了数,第七重天被装入白色马车的箱子数量和第八重天的一样,然而最后执政官用来讨好他们的宝箱只有三个,比上次少了近一半。

    或许因为如此,总督淡淡的没有任何表示,挥手让他的羽毛吸收了两个宝箱的光明元素,只给修和艾利克留下一个宝箱。因为总数的减少,这一次修和艾利克的羽毛数量并没有增加,只有一个朦胧的光团夹杂在光羽中,显然没达到凝出新羽毛的程度。

    神塔果然不会那么简单地让他们收集羽毛,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接下来他们能够得到的光明元素应该会越来越少。

    杜泽的猜想在第六重天成为了现实,该区的执政官只拿出了一个箱子来讨好他们。总督显然不是很满意,却也没多说什么地收走了宝箱中的光明元素,这一次什么也没给修和艾利克留下。

    “喂。”总督的独吞行为终于戳爆了龙族的怒点,修叫住将要离开的总督。“把光明留下。”

    “你在命令我?”数十根光羽哗地一下在总督身边展开,总督不屑地瞥了一眼修的光羽,傲娇地走掉了。“等你的资历超过我再说吧。”

    杜泽默默地从修身旁退离了一步,他身边那只银龙的脾气可说不上好。若不是天族副本是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发光体早就被愤怒的萌主碾成渣渣了。其实杜泽本以为修会直接根据天性让他的羽毛去掠夺光明元素——龙族对看上的财宝向来都是强夺豪取——但修却没那么做,甚至连艾利克的那份光明元素也没有动。

    “抢不过来。”在杜泽发出以上疑问的时候,修嘁了一声:“那个白痴在场时,我对羽毛的控制受限制。我去看了白色运货马车,那里也被强制保护了。”

    不是不去抢,而是抢过了却没得手,萌主甚至连运货马车的注意都打了……小生果然还是太傻太天真。

    马车队仍是没有多做停留地向下一重天出发,也许是因为神塔关卡的难度在慢慢体现,马车中的三人都在思考着目前的情形及对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学术性的和谐氛围。杜泽整理了目前得到的信息:从总督的表现基本可以确定了,羽毛等于资历,资历高的总督对资历低的登塔者大概有一种阶级压制——总督对宝箱中的光明元素有绝对的优先控制权,并且不能对他出手。执政官每次上交的光明元素,总督都会拿走一大半,这样下去,总督的羽毛将越来越多,对他们的阶级压制也越来越严重。他们的资历永远也追不上总督的资历,天族副本简直是要将人困死的节奏。

    有什么可以摆脱这种死循环的方法吗?

    抵达第五重天后,当他们分别住进了各自的房间时,修让老约翰去叫第五重天的执政官,杜泽顿时知道萌主想要做的事了——既然不能抢高资历的总督的光明元素,那就去抢根本没有资历的执政官的光明元素。

    如此简单粗暴,确实是战斗种族喜欢的方式。

    面对急急忙忙赶来的执政官,修直截了当地向他索要光明元素。执政官堆满笑容的脸顿时僵了,他期期艾艾、流着冷汗地说着为了完成要求上缴的光明数额,第五重天的光明元素已经严重匮乏,实在是挤不出多余的了。

    杜泽望着外头,明明是一个大好的晴天,天空中也没有任何的乌云存在,但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密云笼罩的阴天一样。从第八重天到第五重天,每经过一个重天,周围的一切就会暗下一倍,这是光明元素越来越稀薄的表现。

    被修那双像是泛着血的猩红眸子注视,执政官说到最后没声了,然后惨兮兮地表示他虽然不能直接给修装有光明元素的宝箱,却可以提供法师和士兵,由修带着去征收光明元素——修确实有这个权力。

    看来这真是天族副本的正确攻略方式?

    直到杜泽和修带着执政官的人手去征收光明元素时,才真正了解到这个副本的难点所在。杜泽骑在修身上,此时修恢复了龙形,银龙载着黑发青年从空中俯视下方发生的一切。在下方的庄园中,执政官的法师领着一列士兵,正对着一名男贵族说着什么。男贵族瞅了一眼空中的银龙,迟疑片刻后点下了头。见男贵族同意了,法师挥手让士兵围绕那座庄园撒了一圈粉末,然后举起法杖念出咒语。只见撒下的粉末聚成一圈符文向内挤压,越来越小,越来越亮。最后,一颗乒乓球大小的“光明”被符文锁起。法师将那颗光明元素扔进士兵抬着的箱子中,领着一列人向下一个地方前进。

    在凝成光明元素的地方,留下了一团黑雾似的“黑暗”,它们一点点地消融在空气中,像是稀释的霾笼罩在那片区域上,可以很明显地看到该区域比周围都要昏暗,宛如蒙上了一层洗不去的浅灰。

    在《混血》的世界观中,光明元素和黑暗元素属于特殊魔法元素,它们相互对立,但又具有一种“互补”的特性——在一定范围中,光明元素若是减少,黑暗元素便会增多,反之亦然。杜泽盯着那团像是为了弥补失去的光明元素而出现的黑暗元素,突然意识到一件沉重的事实。

    刚刚法师划下了一座庄园,才仅仅收集到一颗“光明”;要装满一个箱子,那需要数以百计的光明元素——这需要在多大的区域、或者是在同一个区域采集多少次才能达成?每一次的采集都意味着一个地方被黑暗元素笼罩,这比征收金钱还要可怕,生灵可以即使没有金钱也能活下去,倘若一个地方完全被特性是侵蚀的黑暗元素笼罩,任何生灵都只能死亡。

    采集了一天,他们才仅仅得到了半箱的光明元素,刚好让修的第六根羽毛凝成。杜泽看着那根光羽,这个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代表资历而毫无用处的羽毛,却是建立在夺取其他生灵生存空间的基础上。

    【你的荣誉由他人的鲜血所书写。】

    神塔是如此唆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