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云卷云舒 > 正文 完结

正文 完结

作品:云卷云舒 作者:寒轻 字数:247599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半个安京城都映入眼帘,往日生机勃勃的安京城在这一片银装素裹下仿佛仍未睡醒的孩子,苏寒不禁看的有些痴了。

    良久之后,翠儿试探性的走上前去,她知道少爷肯定是要留在皇上在的地方,只是这深宫之中,少爷真的过得快乐吗。

    然而,还未等翠儿开口询问,苏寒就满面笑容的转过头来。

    “中午吃火锅吧,这样的雪景怎么能不吃火锅呢?!”苏寒笑道。

    “是。”翠儿也笑了,发自内心的笑意,少爷的笑容就像是拨开乌云才终于见到的灿烂阳光,太过暖心。

    作者有话要说:

    ☆、终章

    印泽下朝回来还没进宫门,就看见来来回回进出忙活的太监们,知道肯定是苏寒不知道又要弄什么花样,心里乐着脚步也快了,进了屋一看苏寒果然正指挥的不亦乐乎,用膳的桌子上摆满了盛着食材的盘子,是火锅。

    “今天这么丰盛啊!”印泽走过去搂住苏寒,亲了一下,冬天吃火锅最是应景不过了。

    “今天是今冬的第一场雪,所谓瑞雪兆丰年,难道不应该好好庆祝一下吗?!”苏寒笑道。

    “确实应该。”印泽笑着解下斗篷,递给侍女,拉着苏寒的手在桌边坐下。

    “这好像是我们第一次一起吃火锅唉!”苏寒有些感慨。

    “你要是喜欢,以后可以天天吃!”印泽道。

    “咳,你是明君,这样纵容我是不对的。”苏寒装模作样道。

    “我是明君,但这点权利还是有的。”印泽笑道。

    寝宫伺候的侍女都是心腹,早就见惯了两人亲热的模样,只是笑着给火锅加碳,做准备工作。

    “我真是好久都没吃火锅了!”苏寒看着开始冒泡的汤底,有些按捺不住的搓搓手。

    “今天可以吃个够了。”印泽笑道。

    汤水滚开之后,侍女想要烫菜,苏寒说自己来才有乐趣,就让她们都下去了。

    “苏大厨已经好久没机会表现了。”苏寒把羊里脊下入锅中,有些遗憾的叹道。

    “是啊,我也有些想念你做的菜的味道了。”印泽表示同意。

    “那,要不然以后还是由我来?!”苏寒提议道。

    印泽有些犹豫。

    “咱们可以在正乾宫弄个小厨房吗,这样我没事的时候也可以露两手?!”苏寒继续鼓动印泽。

    “好吧!”印泽终于拍板同意了。

    火锅料是苏寒自己调制的,料底是麻汁又加了酱油,香油,韭花,腐乳,豆瓣酱,香醋,辣椒油,麻油此外还放了芝麻和花生碎,印泽赞不绝口。

    “这个也是书上看的?!”印泽调侃道。

    “你真聪明!”苏寒得意的扬起下巴。

    印泽趁机顺着苏寒的下巴摸了一下,惹得苏寒气急败坏。

    “这是我做的哦!”苏寒端起一直碟子,碟子里面是白色的肉泥,还能看出有虾肉。

    “这是什么?”印泽问道。

    “虾滑。”苏寒拿起勺子将碟子中的肉泥团成丸子下入锅中。

    “怎么个讲法?!”印泽一听是苏寒做的立刻来了兴致。

    “虾肉处理好一半切丁,一半剁成泥,然后加蛋清搅拌均匀放在户外定型即可,因为吃起来口感鲜美滑嫩故而取名虾滑,是吃火锅的必备菜肴哦!”苏寒得意道。

    “那我可要好好品尝。”

    “那是自然!”苏寒看看锅里的虾滑已经变色,虾肉易熟变色就可以吃了,苏寒赶忙用勺子把虾滑捞出来放进印泽碗里。

    “快尝尝!”苏寒十分期待自己的劳动成果被认可。

    “果然滑嫩可口,味如其名!”印泽夹起一块吹了吹,放入口中,果然还是苏寒做的东西最对他的胃口。

    “是吧!”苏寒成就感爆满。

    苏寒又在锅里下入了宽粉,腐竹,这是苏寒吃火锅必点的东西,还有金针菇,可惜这里没有金针菇。

    苏寒一旦吃饱就会困倦,印泽难得无事就陪他一起睡午觉,外面已经放晴,寝宫里点着笼熏,暖烘烘的,苏寒梦见了醉人的江南春光,他跟印泽泛舟江上,好不自在。

    因为先帝刚刚去世,印泽又厉行节俭,所以新年也过的十分低调。

    印泽自登基以来推行新政,整治朝纲,朝廷虽说是百废待兴,但真的开始改革倒也没遭受太大的阻力,毕竟国家已经千仓百孔,再不整治恐怕也不用整治了。

    只是到了春天,北方干旱,南方又洪涝,虽然各府县都开仓放粮,又有云家羽寒会的支持,但一时间也是捉襟见肘,北方蛮族又在边境烧杀抢掠,一时间内忧外患,让印泽食不下咽。

    “如今内忧外患,最好的办法是先讲和。”苏寒见印泽每日都心事重重也想帮他分忧。

    “确实。”印泽紧紧握着奏章,心中满是不甘。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更何况是国家大事,更不能急于一时。”苏寒宽慰道。

    “多亏了有你,你创办的羽寒会真是起了大作用!”印泽心中动容。

    “这是应该的,讲和的事你准备怎么办?”

    “让礼部侍郎去吧,宁宣我派他去南方治水了。”

    “嗯,如今国库吃紧,要与蛮族议和少不得给些好处,我可以给我大哥写信,让他出这份力!”

    “小寒!”印泽大为感动,苏寒真的是急他所急。

    “为国效力本就是义不容辞。”苏寒笑道。

    经过两个月的和谈,北方蛮族终于跟大丰签订了友好条约,代价是黄金三万两,白银五万两此外还有粮食布匹等,又两月南方水患解除,大丰终于熬过了最艰难的日子,印泽日夜ca劳,终于病倒了。

    苏寒衣不解带的照顾印泽,自己也瘦了不少。

    印泽大病初愈本就没有胃口,天气又热,每顿饭都是浅浅的尝两口,这天午饭,太监们捧上来一只大瓷碗,印泽看清端上来的瓷碗里的东西,不禁心中一震,竟是野菜小豆腐。

    “我想着最近天热不如吃点清淡的。”苏寒道。

    “嗯。”印泽点点头坐下,拿起勺子吃了一口。

    如今的野菜小豆腐自然不是当日的野菜小豆腐,当日苏寒在溪山村做的只有野菜和小豆腐,如今里面加了瑶柱云腿,但味道还是那个味道,只是更多了几分鲜甜。

    “你做的?”印泽问。

    “嗯。”苏寒点点头。

    “我还是喜欢吃你做的饭。”印泽心中暖暖的。

    “嗯。”苏寒笑了。

    “等天下安定,我们就离开这里。”印泽握住苏寒的手道。

    “可这里才是你的家啊!”

    “不。”印泽摇摇头,自他离开这里之后,他便没有家了,但是他遇到苏寒。

    “有你的地方才是我的家。”印泽道。

    “嗯。”苏寒笑了。

    大丰三十三年,建安帝御驾亲征大破北方蛮族,之后三十年北方蛮族再不敢在边境滋事,大丰三十四年,群臣纷纷上书请皇帝大婚,建安帝不予理睬,大丰三十五年,建安帝力排众议立皇族旁系血脉为太子,大丰三十八年,建安帝逊位,新帝登基,号元安帝。

    “咱们现在去哪里?”印泽问。

    “当然是江南了,此时江南风光正好,我们买只画舫,走水路南下,岂不快哉!”苏寒道。

    “好。”印泽想都没想就应了。

    “我们走水路,可以随时吃到江鲜,你捕鱼,捕上来我就做!”

    “那要是捕不到呢?”

    “那就没办法了!”

    两日之后,印泽苏寒带着翠儿及几个亲信仆人上了南下的画舫,前两日,印泽不负众望捞到了鱼虾,苏寒放在一起来了个乱炖,之后几日收获都微乎其微,印泽只好叫停往来的渔船花钱买鱼虾,倒也乐趣十足。

    “羽哥,你知道吗,很久以前我就做梦梦见咱们一起泛舟江上,过着这般逍遥自在的日子。”傍晚,苏寒偎依在印泽怀中一起看夕阳晚霞。

    “现在实现了。”

    “嗯,我觉得好开心!”

    “只要是你想的,我都会努力为你实现!”印泽吻了吻苏寒的唇角。

    两个人的身影在暖暖的落日余晖中交缠融合,永永远远再也不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