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残暴守护者 > 正文 分节阅读_84

正文 分节阅读_84

作品:残暴守护者 作者:叶棂 字数:866931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后有些难为情地答道:「我们觉得你没来参加很可惜嘛,那时候你还在住院、医生不建议让你外出,而且……就因为发生过那么多危险事,我们两个还能好好地谈论终身大事也是多亏有你在,就像救命恩人一样……如果你不在的话,说不定我们也不会活到现在了。」

    ……

    「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出手救你们。别说是危险都是因我而起,要不是你们好不死地刚好都在附近,秀树偏偏又一直往你们那边跑,我也不会自找麻烦。」

    「但你还是出手相助了啊。」谷川不知不觉松下了紧绷的神经,并笑道:「只怕秀树难过就连我们这堆不相干的人也帮,这种精神很了不起耶!我就没自信能像你一样。」

    ……这种乐天派的死脑筋真的很令人头痛。

    「我可不会去参加你们的蠢婚礼。」阿御故意就是要泼他冷水,接着动手享用午餐。

    「咦!为什么?」谷川不解,还自顾自地继续说:「有很多好吃的耶!刚好我在旅行社工作,还能用很廉价的价格邀请大家一起去游乐园玩当礼物耶!」

    「你当我会为了吃喝玩乐就被你牵着鼻子跑吗?」阿御送他白眼,还不屑地别过头,「哼,无聊透顶。」

    ……看来他今天的心情真的很差。

    「那……你今天特地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谷川干脆转移话题。碍于阿御的身体状况不太稳定,加上完婚的日期也还没决定,要逼他参加的事可以以后再谈。

    「嗯?既然你都问了……那我就开门见山地说啰。」一见他的嘴角微微上扬,谷川瞬间深感不妙,还没来得及逃走之前,就被他揪住了领子赏个近距离特写的威胁面容,「昨、天!秀树找你做什么?」

    果然!自掘坟墓了啊!

    「这、这个嘛……就只是聊聊……」谷川苦哈哈地答道。

    「哦?到底聊了什么可以从早聊到晚?能说给我听听吗?」他嘴角的弧度又提高了不少,因为不爽而紧凑在一块儿的眉头看起来更是吓人,「记住,这可是命令不是请求啊,给我老实招来!」说完,他还用力晃了谷川一下。

    「你先冷静一点啦!别桌的人都在看了……」见他瞪向其他桌的客人,被瞪者当然连忙撇过头假装没看见,同时他似乎稍微放松了点衣领上的力道,但正当谷川想松口气时,他又马上紧掐了回去,「好、好啦!能不能放开我先?我们一起坐下吃饭好好谈嘛。」

    「好好谈啊?」阿御的笑容笑得更开,一手捏上他的脸颊后,崭露了许久未见的变态本性在他耳边低语,「你最好别找其他理由来呼咙我啊,否则……我只好勉为其难地在厕所把你当饭后甜点享用了。」

    不是吧!何止浑身发毛不已,谷川不由得在心中惨叫。怎么有事没事倒霉的都是我!

    「我、我我要结婚了喔!我记得你……对已婚的或要结婚的人没兴趣!对吧?」

    「啊啊,这倒是没错。」此话刚落使谷川不禁松了口气,但随后又因他补充的话而再度紧张起来,「女人的心思比较纤细又容易受打击可不好玩,男人的话……很值得一试呢。」

    这是什么天理不容的歪理啊!可是听起来又有那么一点道理在……不对,谁说男人就比较不会遭受打击的啊!

    「我知道了啦!我绝对会实话实说的!」无可奈何下谷川只好认命了。

    「很好。」阿御放手,并且坐回椅子上继续享用他的午餐,「你最好给我一口气说完,我下午有事不能跟你耗太久,不然我们干脆去厕所解决一切就算了。」

    你到底有多想把人拆吃入腹啊……

    「那……秀树他没跟你提过吗?」谷川无奈地坐回椅子上,并跟着用餐,「像是哪边的风景好,还是……温泉。」

    「咳!」他最后一个字才刚脱口而已,阿御则又呛到了。

    ……

    无故沉默了几秒后,阿御面色难看地问道:「温泉是怎么回事?」

    「就……」谷川搔搔脸犹豫了一会儿,但又不得不老实说,「他看你几乎能不倚靠拐杖了,而且暴力程度也恢复了不少……所以想找你出去走走遍气。」

    「光这点而已就聊了一整天?」

    「主要是因为我们在讨论哪边能配合你的身体状况,听说你长途旅行后、容易因水土不服的关系感冒,所以……我把我们讨论的数据全放在我的抽屉里了,等等你跟我回一趟旅行社吧。」

    ……

    早上居然对他说出那种话,犯傻了啊我……

    旅行社。

    一看见谷川走进来,「喂!罗密欧你迟、到了……」他的同事话说到一半才发现他背后跟着一个阿御,加上想到稍早在门后偷看的情景……完全误以为他是来讨债的,这名同仁连忙回头做自己的事假装没看见。

    「你们办公室会不会太挤了啊?而且又很乱。」阿御无奈地四处张望。

    「因为这里平常都是非工作人员勿入的啊,招待旅客的入口是在另一边。」

    「喔。」

    好像不是来讨债的?在场有不少的员工不断投以好奇的眼光偷瞄。

    「等我一下,我找找……」来到谷川的办公桌前,他蹲下身还得推开装满资料的纸箱才能拉抽屉,至于他背后的阿御朝他桌上一看后,「痛!干嘛打我啊?」居然冷不防地巴他后脑勺一掌。

    「乱死了,全部看过去就你的桌子最乱,又不是还要老妈打扫房间的小屁孩,都要结婚的人总该学着点怎么整理吧?」阿御没好气地抱胸念道。

    ……他绝对有无法忍受看不顺眼的东西的强迫症。

    「会吗?这比前几天还整齐了耶,而且秀树昨天也有帮我整理一下……啊。」话一说完,谷川才发现说了不该说的话而摀起嘴巴。

    「靠!」阿御再往他后脑一巴,并威吓道:「居然还要秀树帮你整理?不如我有空就来帮、你、整、理,如何?」

    「不用了!我会自己整理的!真的!」谷川苦哈哈地连忙拒绝。

    「哼,这还差不多。」

    这两人的关系似乎很微妙呢……众员工们无奈。

    「啊,找到了,给你看吧。」谷川将数据交给他,接着把轮轴有点卡的抽屉艰辛地推回去,「会选这间温泉民宿是因为听说挺有疗效的,能治疗的症状有不少都符合你的情况,而且车程一趟只需两、三个小时左右,算不近也不远,水土不服的问题或多或少能避免吧?加上现在不是泡温泉的旺季,这家民宿靠海较近,应该能顺便解决你讨厌人挤人的问题吧。」

    ……

    想不到这两人居然会考虑得那么多呢……

    「这个价格……」

    「呃?」阿御一提,谷川又紧张起来了,「太、太贵了吗?」

    「不,正好相反,一般来说没这么便宜吧?」阿御晃了晃手上的资料。

    「哦,那是员工价啦。」谷川松了一口气。

    「难道剩下的费用你要自行吸收?我可不是那种贪小便宜的人。」阿御送他白眼。

    也是啦,你这有钱少爷根本没什么能让你贪的吧……

    「没关系啦,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大家朋友一场我就想说--」

    「废话少说!」阿御拍桌瞪他,并对他伸手,「我现在没带那么多钱,你把支票交出来,我填原价给你。」

    「可是--」

    「你可别跟我说秀树已经付钱了啊。」阿御插话后,又送他威胁性笑容,「真的付了的话我补差额给你,还是说……你非得要他亲自把钱送上来不可,嗯?」

    「没这回事啦!再等我一下,我马上找出来!」谷川苦笑。哪有人一边吃醋一边塞钱给人家的?

    反复移动杂物、应付要卡不卡的抽屉、后脑吃了好几个没耐性的巴掌……如此折腾了几分钟后,总算找到那该死的支票簿了……刚好阿御他下午有事,等他写完几个数字和签名就能解脱了!

    「笔呢?」

    「……再等我一下。」

    「靠!」阿御巴他。

    「我送你出去吧。」摸摸隐约发疼的后脑勺,在其他同事感到可怜的视线目送下,谷川无奈地走在前头带阿御踏出大门。

    「到这里就行了。」阿御率先停下脚步,并拿出手机看了看,「迟到定了……算了,这份资料我就带回去慢慢看,有什么问题我会打给你的。」

    「嗯。」谷川点点头后,问道:「可是……秀树那边你要怎么跟他说?他本来想等全部都决定好在告诉你的。」

    「这个嘛……」歪头想了想之后,阿御叹道:「你大可放心,我不会把你扯进来的,我会自己跟他说明白。」

    「好吧。」谷川苦笑。你杀来找我不就已经把我给扯进去了……

    「那我也该闪人了。」阿御转过身,又说:「对了,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你的婚礼我会重新考虑要不要参加,掰。」

    「咦、咦?」谷川先是一愣,见他径自先走人了,只好连忙喊道:「这哪用得着考虑!直接和秀树一起来就好啦!」

    「再说啦。」阿御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

    干嘛这么不干不脆的……呼,但总算得救了,要搞好他的心情可真难……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秀树先生,难得您今天比较早下班呢。」上和带着微笑出来迎接,并且弯身行礼,「抱歉,晚餐就快好了,还请您再稍等一下。」

    「照你的步调来就好了,不用急没关系啦。」我无奈地笑道。谁叫我是家中唯一一个每天得准时上下班的人,所以他就被阿御要求早晚餐都要配合我的时间事先完成才行,「对了,阿御呢?」

    「二少爷还没回家喔。」

    「嗯,我先去换衣服,不打扰你忙了。」

    「明白。」上和又给了我一个弯身行礼后退下。

    本来想趁早继续问他今早的话题……只能等他回来再说了。

    我上楼走进房间--很难为情的,我还是一样睡在阿御的房间,而他坚持要窝在书房的沙发上,他还说过等他有空时会把书房整个重新整理过一次,并且塞张床和衣柜什么的来当自己的房间。

    至于上和目前还是待在我隔壁的客房,但毕竟是用来应付临时要住下来的客人的客房嘛,他认为长期睡那间不太妥当,所以打算把乙守没在用的空房间整理一下以便使用,但前提是还得等她把那堆奇奇怪怪的行李拿走才行。

    很难想象几年前阿御还是独自一人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虽然说每个人的关系有点微妙,不过现在却有那么多人住在这……这多多少少有像是家的感觉了吧?

    一看见面前的床铺,我就忍不住爬上去躺一下……没办法,每天都要早起去上班真的很累,有时候想说只躺一下下稍微休息而已,结果却不小心睡着了……还是起来别赖的好。

    起身之后瞄见了床头柜上的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