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珠光宝妻 > 正文 完结

正文 完结

作品:重生之珠光宝妻 作者:小猪懒洋洋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他的五官本来就十分精致,朝着严绾微笑的时候,只觉得山温水润一般,让人忍不住沉溺在他温柔而甜蜜的目光里。

    “你是说……”严绾说了三个字,就失了声,好半天才能从喉咙里挤出剩下的话,“你的意思是,我们今天……结婚?”

    “你不是答应过我,一回a市就举行婚礼吗?”闫亦心微笑着站在她的身后,镜子里立刻出现了两张脸。

    严绾张口结舌:“我的意思是,我从巴黎回来就开始筹备婚礼……至少也得有一个来月的时间吧,哪有这样……这么匆忙的啊!”

    “我们已经准备了一个月,你放心吧,万事俱备,只是欠缺了一个女主角。绾,你今天真美。”

    从来对自己的容貌不曾自负的严绾,看着化妆镜子里的自己,也忍不住承认,染上了幸福味道的自己,是美丽的新娘。

    “可是婚纱……”

    “已经准备好了,还是从巴黎订做的呢!”

    “可是,我没有去量过尺寸啊,怎么知道大小呢?”严绾嗔怪地瞪了一眼闫亦心,要是礼服不合身,这场婚礼未免美中不足。

    “你两个月前不是定做了一件礼服吗?那时候就把尺寸留给婚纱店了。放心,这间店的做工是首屈一指的,绝对不可能出现不合身的现象。”闫亦心接过了店员小心翼翼捧过来的婚纱,手微微一抖,就展了开来。

    “可以去换婚纱了。”化妆师上好了最后的定型剂,才直起腰。

    严绾有点呆呆愣愣,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一个美丽的梦,却始终无法从梦里醒来。

    “新娘子都高兴傻了!”鲁湘和刘向玲已经穿好了伴娘的礼服,一样都戴着美丽的花冠,骤然看过去,倒真像是双生姐妹似的。

    “我只是……太意外了,刚下飞机,就被劫持到了这里,我……难道是在做梦吗?”严绾扶着额头,然后仰头看向闫亦心。

    “把一切交给我吧,我已经盼了四年。”闫亦心凑到她的鬓边,还没有吻就被化妆师的手插了进来。

    “不好意思,还要最后定妆,要吻新娘的话,不如在仪式上创一个吉尼斯世界纪录。”

    闫亦心也不觉得尴尬,只是微笑。严绾却红了双颊,难为情地低下了头,耳根处,渐渐像染了胭脂似的。

    婚纱果然很合身,领口的设计,很简洁,连花边都没有一条。而裙摆的层层蕾丝,却用碎钻镶得错落有致。

    “这也太奢侈了吧?”严绾有点瞠目,“虽然碎钻……,但把婚纱镶成这样……也有点过份。”

    “一生一次。”闫亦心笑着挽起了她的手臂,“你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

    严绾侧头,看着他飞扬的神采,和温柔的目光,莞尔一笑:“最美丽不敢说,我敢肯定的是,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

    “首饰呢?”化妆师皱眉,“你不是说另有准备吗?”

    “当然。”闫亦心微笑着打开了首饰盒,严绾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二十克拉的红钻,静静地躺在一群圆钻的中间。

    “啊,是我的……”

    “当然,你的获奖作品,这套耳饰也是来自你的设计。”

    严绾惊喜地抬头:“可是……你什么时候把耳饰做出来了?而且……这样品质的红钻,难道也是我们在o国的矿山开采出来的吗?”

    “当然,我们的钻石矿,已经足以让世界珠宝界震惊。”闫亦心笑得云淡风轻。

    幸福像是发了酵的面粉一样,把她裹得密不透风。要轻轻地咬一下舌头,用那样真实的痛楚,来提醒她这一刻的真实。

    梦里假想过千万遍的场景,真实到来的一刻,仍然让她觉得胸口满胀得厉害。

    教堂外的红地毯,至少铺出了整整一千米的距离。两旁则放置着盛开的蝴蝶兰,每一根花枝,都仿佛用了生命在绽放,每一片花瓣,都释放着幸福的底蕴。

    地毯的尽头,站着与她血脉相连的亲人。凌青和凌梓威并肩而立,穿着笔挺的黑色手工西服,正含着笑意看向她。

    凌青伸出手来,严绾感动地把手交到他的手里:“爸爸!”

    闫亦心把嘴唇凑到了她的耳边:“我去地毯的那头,接你。”

    婚礼进行曲蓦然奏响,幸福从心脏最深处,开始蔓延开来。沿着血脉的进行方向,迅速地流到了四脚百骸。

    闫亦心站在红色地毯的那一头,阳光下的脸,显得光彩夺目。凌青郑重地把严绾交到了他的手上,欣悦的笑意,流淌得满脸都是。

    严绾的手,从凌青的掌心,落到了闫亦心温暖而干燥的掌心里。从此,她的生命力,有了另一个照顾她爱护她的男人。

    祖父说了些什么,她几乎没有听清。整个人似乎还处在一种梦幻般的状态,这个婚礼来得太快,以至于她觉得不太真实。

    闫亦心的手微微一紧,严绾才听到他沉稳而坚定地回答:“我愿意。”

    神父慈祥的脸,转向了严绾:“严绾小姐,你是否愿意嫁闫亦心先生为妻,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着你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是贫穷,始终忠于他,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严绾微微仰头,坚定而清晰地回答:“是的,我愿意。”

    微笑的话音未落,视线却模糊成了一片。她会爱他,胜于爱自己。

    幸福像绽开的鲜花,在看到眼前的红钻对戒时,达到了顶点。耳边,听到身为伴郎的刘离小声的咕哝:“你们的订婚戒指,结婚戒指可是我全包了的,以后我订婚,结婚,严绾可要用心替我设计。”

    那有什么问题?严绾的笑容,在唇边越放越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