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让你嫁给我(原名:挽回) > 正文 分节阅读_33

正文 分节阅读_33

作品:让你嫁给我(原名:挽回) 作者:明月珰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第安慰地拍拍卿让让。

    “我也不知道。”卿让让撇撇嘴。做了那件事后,就失去了影子,留下他一个人面对当天那么多敌意的目光,还是bob送她回家的。之后卿让让再也没见过陆放。

    总裁曲哪儿了?果果姐问。

    “我怎么知道,那以后我都没见过他。”卿让让无比愿望。

    “哎,其实我们大家都知道你也是受害者。”多多第叹息一声。“只不过大家还是气不过而已。”

    卿让让不明白多多第的意思。

    “我们怀疑是总裁借你来让某人生气嫉妒,因为前几天小报发现米琳和严氏珠宝的小开严礼在花满楼吃饭,很亲密,手挽着手。所以我们再猜是不是总裁想借你让米琳吃醋。”

    卿让让愕然。米琳另有所爱?陆放情扬失意?真够豪门言情剧的。

    “那米琳怎么回应的?”卿让让也来了兴趣。

    “咳咳。”多多第清了清嗓子。“剧最新情报反应,总裁该是米琳表面上是出差,但是你也知道,巴黎是个浪漫之都,嗯,那个。。。。。。”

    “其实你也挺冤枉的,让让,哎,你也别往心里去,其实能给总裁当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福气的。”果果姐拍拍脚让让的肩膀。

    “那个全民公敌网。。。。。。”

    “哎,不是每一个人都像我们这么明白事情真相的。”多多第很自豪。

    例如王灿就不了解真相。

    卿让让在电梯口遇上王灿的时候,他的表情尴尬。

    “对不起。”卿让让攀住即将关闭的电梯门,她也不懂自己为何对王灿说对不起。

    王灿只是耸耸肩膀,尴尬一笑,所有的事便在这一笑中。

    卿让让不知道王灿会怎么想自己,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一个费尽心思傍大款的女人?又或者一个可怜的女人?

    的确可怜,卿让让在“求婚”成功后,就被未婚夫抛下,这未婚夫还跟着另一个女人跑了,的确很可怜,不过最可怜的还是居然没人来可怜她卿让让,你说她这是造了什么孽。

    “你得了吧你,别摆出一副占了便宜还诉苦的摸样,全世界都知道你向陆放求婚成功了,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像他们这种身份的人,这种事从来不会说说就算了,你就按一百个心,洗干净当陆夫人吧。”萧小悠自然没有隐瞒,她最在意的还是这件事。她不在乎被陆放设计。因为那结果也许就是她心里所期盼的。

    “得了吧,这种有钱人家公子谁没有一笔风流帐,要做他的媳妇儿,你就必须练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功力。”

    “可我不是为了他的钱财。。。。。。”卿让让虽然老大不小了,可那一颗追求纯真爱情的心还是没有泯灭。

    “那你就更惨了,你还是赶紧为了他的钱做准备吧。”萧小悠说的是大实话,因为新闻里她最爱看社会版,每天都能看到一幕幕夫妻间的悲喜剧发生,这种豪门夫妻最后没几桩健在的。

    “哎,鲜花果然不属于赏花的人啊,完全是属于牛粪。”萧小悠继续感叹,“你还是能享受一天他的美色就享受一天吧,多幸福啊。”

    “幸福个屁。”请让让不得不说脏话。“我的生活都乱套了,本来好好的一部匀速列车,非被他改成了非匀速,匀速的生活才叫幸福,跟云霄飞车似的生活那叫谋杀。”卿让让义愤。

    你是在气他现在还不回来吧?萧小悠一语中的。

    “萧小悠,你还是不是我朋友啊?”卿让让站了起来。

    “是,当然是,我还指望陆放借我钱买房子呢。”萧小悠赔笑。

    卿让让顿时没了情绪,也许一切都在改变,从陆放介入她的生活后,不管她自己是不是真的开心,幸福,每个人就已经把她定义为幸福的人了,仿佛她的每一次埋怨那都是带着炫耀的甜蜜的诉苦,每个人都觉得她生在福中不知福。

    chapter 21

    卿让让刚从萧小悠那里受了打击回来,就接到了表妹笨笨的电话。

    “姐,哇塞,你太酷了,想不到居然是你向姐夫求婚的。我太佩服你了,这才是咱们新时代的女性嘛,什么都要自己争取。姐你就是我的榜样。”笨笨在电话那头哇哇大叫。

    卿让让只能苦笑,鬼才知道,以笨笨的标准来说,她压根儿算不上新时代的女性。

    “我把这事都跟我们全班同学说了,哇塞,轰动极了,姐,你以后是不是也带着我去逛逛名牌店啊,送我个lv之类的,你不会那么小气的对吧,姐夫那么有钱。”笨笨继续说。

    可能笨笨听出了卿让让沉默里的不开心,她又加了一句:“姐夫那么爱你,不会对我这个小姨子吝啬的对吧?”

    卿让让敷衍了一声,她不知道那个“爱你”是从什么地方总结出来的。

    笨笨的电话刚挂了,卿让让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让让啊,你和陆放还好吧?”

    卿让让只能说:“挺好的。”

    “那婚礼定在什么时候啊?”

    卿让让很想跟她母亲吼,陆放跟着另一个女人跑了,可是她只能忍耐。“陆放出差了,这事我们还没商量。”

    “他那么忙啊,男人再忙也得注意身体,你平时别耍性子难为他,他那么忙的人,你要多给他煲汤喝,照顾好他的身体。”让让妈开始唠叨,每一句话都是围绕着陆放转。

    卿让让唯一的感觉便是陆放把她的亲生母亲给抢走了。

    在卿让让周围每一个人贬低了卿让让,赞美了崇高的陆放之后,这个人终于出现在了卿让让的面前。

    在这之前,还有一段小小的插曲。

    “让让,让让,知不知总裁和米琳回来了。”多多弟在的消息最后第一个跑来告诉卿让让。

    卿让让正在画图纸,眼睛都没拍一下,只“哦”了一声。

    “卿让让,你好歹也是个女炮灰挨,你得尽职尽责的把这个角色演好,好歹你也得做出很好奇很嫉妒的样子来看看啊。”多多第的要求不得不说真的有点儿过分,完全把快乐建立在了卿让让的痛苦之上。

    “你知不知道天大的消息是什么?”多多第很兴奋,兴奋得几乎要转圈了。

    “米琳订婚了,米琳订婚了。”

    “和谁?”卿让让总算有了点儿兴趣。

    “和严礼,严副总,听说他们是大学同学。”果果姐也凑了过来,“多么完美的三角恋啊,总裁为了其michaile而答应要娶你,michaile也许是为了气总裁而决定和严礼订婚,你说到最后他们两个人会不会和好?”果果姐大有当作者的潜力。

    “我赌一百元,总裁和michaile和好,他们多相陪啊,金童玉女。”多多弟一脸羡慕。

    “也许michaile喜欢的真的是严礼呢?”卿让让觉得这种不太可能,而且平日也的却看不出陆放和米琳之间有什么化学反应。

    “你这是嫉妒,卿让让,michaile怎么可能舍弃总裁选择严礼呢,你脑子进水了吧。”果果姐撮了撮卿让让的脑袋。

    怎么就没有一个人同情一下她这个准未婚妻呢,每个人的内心都有她的未婚夫和另一个女人的罗曼史。

    到卿让让转身离开后,多多第和果果姐才开始私聊。

    “咱们是不是太过分了,让让真可怜。”多多第还懂得怜香惜玉。

    “可怜什么,这丫头就是需要教训,成天想些有的美的,命比纸薄,不该想的东西就不能想。”果果姐其实也是为了卿让让好。

    卿让让不是没听到他们的谈话,但只能站在门外假装什么也没听到,心里却酸呐。

    这种心酸一直持续到卿让让回家看到陆放的时候。

    卿让让气不打一处来:“你怎么还有我家的钥匙?”

    “以前多配了几把。”陆放舒适地躺在床上翻阅文件。

    “你这次又打算玩什么样的游戏?”卿让让将包重重地放在地上。

    陆放做了个“停”的动作,示意卿让让等等。

    卿让让正要上前,就看见他开始皱眉,然后开始拨打电话:“bob,那个污水厂的。。。。。。”

    卿让让的脾气就被陆放吊在半空中,她愤怒地看着陆放。

    陆放只是回头给她一个安慰的笑容,然后“嘘”了一声,转头对请让让说,“给我倒杯水好吗?”

    卿让让只能哀怨地去厨房。

    “太烫。”陆放皱皱眉。

    “你有完没完啊?”卿让让大叫起来。

    然后就听见陆放对着电话说:“没事,卿让让在看电视,里面有个泼妇在大叫。”

    卿让让彻底无语了,只能拿了毛巾去卫生间洗漱。

    卿让让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陆放还在讲电话,只不过看到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吹了声口哨,然后对着电话继续解释:“哦,电视里一个小男生正在对心上人吹口哨。”陆放解释的还真逼真,“让让,能不能把电视声音关小一点儿?”

    卿让让就那样看着陆放自导自演,无计可施,不过听到陆放说那句话时,她的脸又红了,也不好意思再跟陆放计较,这睡衣,不得不说,她很有心计,还是上一次陆放和她在一起时,她买的,还没来得及穿,今天刚好拿出来,名牌,白色丝绸质地镂空花纹带蕾丝花边。

    卿让让徐掩饰自己的羞涩,所以只能去厨房泡方便面,不然她也不知道晚饭吃什么。

    “我叫了外卖。”陆放忽然转头道。

    卿让让的手刚打开橱柜的门,看着自己所有的方便面都不翼而飞了,显然是被人收拾了,卿让让脸上笑容并没让陆放看见,她忽然间觉得云开雾散了,那个管自己的人又回来了,也许她天生就被虐惯了吧,卿让让叹息一声,为自己的心软,为自己的没骨气而鄙视自己。

    门铃响起来的时候,卿让让反射性地要出去开门,却被陆放一手挡在了身后,他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准备开门,然后两眼瞪着卿让让,看得她面红耳赤,意识到自己这样的睡衣不太方便开门。

    是卿让让喜欢的“和记”豆浆,有排骨,有豆浆,有蔬菜,很不错。

    陆放还在打电话,只不过一直绕着卿让让走来走去,还是不是把嘴巴伸到卿让让的筷子面前,示意给上一块排骨,然后就着卿让让的习惯,吸一口豆浆,整个晚上个都没等到陆放空下来,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她只能怏怏不乐地在他身边躺下,陆放一边打电话,一边揉着卿让让的头发,这让她很快就和周公去下棋了。

    次日卿让让被唤醒的程序她很熟悉很习惯,习惯到觉得从盘古开天辟地起,就是被这么唤醒的。

    这些事停顿了许久,但只要一接上,你就会立即习惯,丝毫不觉得陌生,事后卿让让裹着床单,还不明所以地埋怨自己,怎么糊里糊涂就又和陆放上床了。

    陆放此时正在“对镜贴花黄”。“我造成约了王总打高尔夫,你自己回公司吧。”陆放在卿让让的唇边啄了一下。

    卿让让回到公司的时候,都还在云游梦中,搞不清楚情况。

    “拟合总裁同居了?”多多第兴奋地尖叫,浑身都在发抖,声音不夸张地说,至少可以穿透上下三层。

    卿让让立即瞪大了眼睛,这多多第的眼睛是透视眼吗?她不自在地拉了拉衣服。

    “遮什么遮,那么大颗草莓,晒幸福啊?”果果姐撇撇嘴,然后又忽然向卿让让靠拢“怎样,怎样,总裁技术不错吧?”

    “总裁身材很棒吧?”

    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果果姐关心的是陆放的技术问题,多多第关心的是陆放的身材,他想看看自己有没有可能在身材一项上胜过陆放。

    卿让让完全没法招架,看到米琳出来的时候,就跟见到救世主似的,猛地站了起来。

    “让让,你进来一下。”米琳还在笑。

    其实在场的每个人都等着看热闹,看看两虎相争的结果,最好能互相扯头发就好了。

    不过在卿让让和米琳互相扯头发之前,多多第和果果姐的手却在扯卿让让的衣服:“说,不说你今天就休想能全身而退。”果果姐和多多第咬牙切齿。他们从来就不是好忽悠的人。

    “呃,技术挺好的,身材也挺好的。”卿让让不得不回答。

    “我就知道。”两“只”人松开手,懊恼地浇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