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夏目友人帐同人)[夏目友人帐]一路光荫+一路光荫(二) > 正文 完结
    子软软的身体淡淡的问道。

    [哎…那个啊,也没有说什么啦,就是讲她家里的事情,说不敢回家,害怕细川夫人生气,我觉得,她好像并不知道自己被辉夜姬附身了一样,看起来很普通呢。]

    [是么…那么,贵志打算怎么办呢?]

    夏目没听出的场口中的调侃,很认真地思考了一阵后回答。

    [我想明天再去看看,如果还能遇到的话…也许还可以问清楚这件事。]

    他一抬头,见的场眼中满是笑意,就有些茫然。

    [的场哥哥…怎么了?]

    温泉的高温也使空气变得sh热,让气氛有些旖旎。的场伸手舀起一捧温泉水轻轻浇在那孩子光滑的背脊上,语气难得有几分认真。

    [每次看到贵志这样认真地想要帮助我,就会觉得,很幸福呐,这是,贵志给我的幸福哟…]

    幸福。

    在的场静司生命里,从来不会出现和幸福有关的事情。在那孩子出现之前,他也不会相信自己能够拥有所谓幸福。

    但那孩子出现了。

    所以,的场静司,这个一直孤独的人,第一次,觉得,幸福,就在自己手中,就在自己怀里,那个小小的孩子。

    是自己,唯一的幸福…

    [哎…?]

    大概是听到了意料之外的答案,夏目原本恢复白皙的脸又变得通红。

    我是那个人的幸福…好像…很…开心呢…

    不谙世事如夏目,却也清晰的感觉得到,那人语气中的份量。

    [我…那个,因为…是我自己的事情…的场哥哥总是维护着我…我…总想做些什么…但是…]

    sh热的空气让夏目有点眩晕,有些语无伦次的,努力想要把自己的心情传达出来。

    他摇了摇头,努力而又郑重的,一字一句的说道。

    [的场哥哥,对我来说,是很重要,很重要,和爸爸妈妈,和叔和纯子阿姨一样,最最重要的人。]

    就像之前告诉阿映姐姐的那样…是无法替代的,最重要的人…

    这份重要,无法用语言形容…

    是想要永远在一起,那样的重要把…

    [呀…]

    的场骤然失语。

    那孩子。

    认真的说出自己是最重要的人的那孩子。

    眼里只看的见自己身影的那孩子。

    真的是,这世界上,唯一属于自己的宝物。

    [我知道了呀,贵志的心情,有收到哟。]

    那孩子还小,有许多事并不懂,感情也模糊着。所以,他也愿意,慢慢等待。

    夜里独有的蝉鸣一阵阵响,空气充满迷雾。泡了有一会儿,那孩子似乎有些倦了,眼神有些朦胧。的场笑了笑,移开放在那孩子后背的手,轻轻向下抚摸着那孩子白皙的肌肤。难得那只肥猫不会在旁边瞪着眼睛,这样的机会,可不会太多呀。

    手指滑过那孩子白嫩的胸口时,触摸到还未曾发育完全的透露淡粉色的点,摩擦皮肤的感觉似乎也让那孩子有了一点反应,口中模糊的发出几声轻微的□□。

    感觉到自己也有了一点难以说明的反应,看着那孩子已经入睡的安然睡颜,的场叹了口气,停止了动作,将那孩子的身体微微抬起,低头吻着那孩子前额。

    [贵志,要快点长大呀…]

    就这样,在我身边,快点长大吧…

    贵志…不可以离开呀…

    ☆、辉夜的公主(六)

    作者有话要说:  爆字数了!评论扔过来吧!

    时间过得比想象中更快,这几天夏目看着的场和那些家主们忙着准备祭祀的事情,月曙日的期限也越来越近,很快就在今日晚上,便到了祭祀的日子。

    的场不知是被什么耽搁了一直回来,夏目一个人在房间里纠结着要不要带上友人帐。

    因为祭祀是露天活动,他自然不可能这样返还名字,本来商议好是祭祀完成之后再向辉夜姬做出换名字的约定这样的方式。但是想了想,夏目还是将友人帐放进衣服内侧口袋里。

    一直到下午四点多钟,门外开始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有人敲响了拉门。

    本来还有点期待的夏目又黯下脸色。因为是的场哥哥的话,才不会敲门吧,绝对会直接拉开…

    一路小跑过去拉开门,站在门口的是几位身着素雅和服的陌生的年轻女性,似乎都很温和有礼的样子。

    [我们是负责祭祀事项的除妖师,你就是的场大人的弟子,是吧?]

    [是…是的…那个…是时间到了吗?]

    [是这样没错,那么,现在可以跟我们过去祭祀的地方吗?]

    [现在?]

    夏目一愣。的场哥哥还没有回来,贸然跟她们离开,不知会不会遇到麻烦,可是,如果不走,肯定会给的场哥哥带来麻烦吧…

    其中一位除妖师像是明白了夏目所顾忌的事情一般,出声解释道。

    [如果您是担心没有通知的场大人您的去向的话,也请不用担心,我们这边会去通报他您的去向的…]

    对方这么说,夏目也只得跟着前来接他的几个女性除妖师先前往祭祀的场地。

    夏目满心忐忑的跟着那些女性走,穿过街道,走到一片看不见什么人的空地,跟着进入一间有拉门的独立内室。

    室内其实很简陋,只是那散落在桌上的羽冠发饰和复杂的华丽衣装看上去极其耀眼。

    夏目惊讶的看着。

    这些东西…要穿着吗?

    看起来…真的好奇怪…

    几个站在一旁的女性除妖师一边议论着好可爱的孩子之类的言论,一边嘱咐了夏目一些关于衣物穿戴方式的问题就出去了。

    夏目站在镜子前面,有点别扭的脱掉身上的衣物,把友人帐藏进内侧后,费力的把那套繁杂的服饰往自己身上套。毕竟这说到底还是女性和服的款式,即使听过解说也不一定就能完全明白。

    慢慢把长长的水袖理清,刚穿上最内层的衣服,拉门被从外面拉开。

    夏目吓了一跳。

    是谁…

    而待他看清来人后,立即羞的想要遮住脸。

    门外的人是的场,他穿着常见的墨色和服背着箭筒,墨色发丝垂在侧脸,眼睛里有似曾相识的危险光芒。

    把手头上最后一点事情处理完地的场赶回旅馆时却没见到夏目,想他大概是被带到这边来了,便又匆忙赶过来寻找夏目,不过,倒不枉自己这样急切了。

    那孩子此刻只身着一件轻薄的白色衣物,还没完全拉好,白皙的肩头微露,表情有点羞涩和惊吓,配上有点昏暗的灯光,怎么看,却都是诱人的画面。

    [看起来,贵志大概是不太会穿这套衣服咯,需要帮忙吗?]

    口上用询问的口气,而的场早就走了过来,替被看到换衣服而面色通红的夏目整理好衣物,再将华贵的外衣轻轻披到那孩子身上,触到凌角分明的痕迹,的场也没说什么,那孩子,自己是能够懂得事理的。再帮他套上飘扬的水袖,再戴上棕色的长假发,最后一步,便只剩妆容的问题。

    好不容易摆脱害羞和紧张情绪的夏目见的场未提到友人帐,松了口气,却有点意外的看见的场拿起那些奇怪的化妆工具,似乎是要帮他化妆的样子…

    难道…的场哥哥,会做化妆这样女孩子才会做的事情吗…

    [那个…那些阿姨说要我…]

    [好了贵志,闭上眼睛吧。]

    奇怪的刷子伸到夏目眼前,令夏目下意识的闭上眼睛。黑暗里,的场低沉的声音有些说不清的蛊惑意味。

    [贵志会好奇我为什么能帮你化妆对吧?呵呵,其实也没有什么哦,我小时候还没有当上家主,母亲那时还没有去世,因为呢,她很喜欢化妆,是个很美丽的人,所以,我也一直记得,这些东西呢…]

    却也不是多么忧伤,仿佛只有淡淡的怀念。记忆里母亲是唯一一个会在父亲责罚他之后关心他的人,母亲去世后他曾一度以为不会在有这样的人存在了…

    所幸,身边出现了这个叫做夏目贵志的小孩子,如此温柔,如此,令人沉迷。

    [嗯…那个…的场哥哥…会想母亲吧…我和的场哥哥一样……我…能明白…]

    夏目一边听着,一边深深为他难过,自己是同样的,失去了母亲…这种心情,是一样的…

    [我没有难过,贵志,所以,不用担心。而且,有小贵志的话,我是永远都不会再难过的哟~]

    的场拿着睫毛笔轻轻的刷着那孩子本就纤长的睫毛,一边带着调侃的口吻说道。

    [哎…永远什么的…]

    微仰着脸的夏目还想说话,却被的场突然的出声打断。

    [全部弄好咯贵志,那么,睁开眼睛看看吧。]

    夏目睁开眼,立刻被镜子里的自己吓到了。

    镜子里的人有黑色长发,戴羽毛头饰,脸颊涂了腮红显得粉嫩,唇上还涂了粉色的纯彩,眼睛戴上黑色的彩瞳,睫毛刷了令它卷曲的化妆品,怎么看都是个衣着高贵神秘的女孩子。

    看上去确实很漂亮…不过…夏目稍微有点郁闷。

    自己就这么适合扮成女孩子吗?

    [贵志倒是很适合这样的打扮,相当的像妖精呢。真不希望别人看到啊]

    看见那孩子变得如此耀眼,的场心里涌上一种说不清的嫉妒。如果,能够只珍藏在自己身边多好…

    门外突兀的传来叫喊声,是那几位女性除妖师在询问夏目是否能够出来的声音。不知为何有些莫名的烦躁。没等夏目回答完她们,的场伸手捏着夏目的下颔。强迫夏目抬起头。

    被人用可怕而奇怪的视线注视着,夏目困难的仰着头,觉得身体发寒,也有些忍不住想要掉眼泪。

    [的场哥哥…怎么了…]

    突然就这个神情…

    好可怕…

    看到那孩子似乎快要哭了,的场才缓过神般放开手,露出抱歉的笑容,把那孩子拥入怀中。

    [真是对不起呢,只是嫉妒…嫉妒那些无关的人也能看到贵志如此美丽的样子。]

    他并不是不想把那孩子藏起来,只是,目前的他,做不到,而从某种角度说,他也不希望强迫那孩子做些什么…

    所以,只能尽力守护着…

    可是,那孩子,却被他牵连进那个复杂的世界了吧…

    夏目看见的场莫名露出凝重的神色。只一秒,他又笑了,大力拥抱住夏目。如同要碾碎他的力道。

    [虽然很难…不过…贵志要记住,只有我,会一直守护你哟…]

    在说出这话之后,的场放开夏目,轻轻抱起他。

    [我们走吧。]

    月曙日晚的街道十分热闹,大约是将要举办辉夜姬祭祀活动的关系那几位女性除妖师领着辉夜姬装扮的夏目坐上轿子,被扮作侍从的人抬着环镇□□。夏目举着羽扇挡住脸,略微紧张的从布帘缝隙里看着的场离开的背影。

    在祭祀活动里他只需要做几个动作,念几段台词,然后就要等待真正的辉夜姬降临。

    不知道阿映小姐会不会来,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别的乱子。想起的场说的那句守护。夏目稍稍安心。为了自己要做的事,也为了那个人,一定要完成这场祭祀。

    轿子被抬到市中心的空地,此时月亮正圆,发出微弱的光亮。夏目走下轿子登上祭祀用的平台。他偷偷瞄一眼人群,看见的场就在人群最内圈,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他。夏目松了口气。仔细回忆一遍练习过得动作和台词,开始跟着能乐做最初的几个动作。

    动作后面是类似于对话的台词。夏目演绎的辉夜姬所要表现的是高贵和对人类的不屑。

    [愚蠢的人类,吾乃月亮的女儿,人类的神,将要回到天上的世界。]

    月光映在丽装少年模糊的身影上,平添一份妖冶和妩媚。那雌雄莫辨的温润音色更是加以一丝媚惑。人群中也有人疯狂的叫嚷“美丽的辉夜姬大人”类的话,似乎也有激动的要冲上来的人,都被的场示意身边的手下牢牢的挡住。

    这些,夏目自然也不会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