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HP同人)[HP]阿布的幸运之旅 > 正文 完结

正文 完结

作品:(HP同人)[HP]阿布的幸运之旅 作者:九夜苍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是巫师们难以解释的众多古怪现象之一,甚至以前从未见过的毫无关联的两个人偏偏注定要和对方分享生命。有些巫师无缘无故的猝死,也许仅仅是因为他从未见过的灵魂伴侣去世了罢了。

    27.

    阿布拉克萨斯从晕眩中清醒过来的时候,意外发觉自己站在本应烧毁的孤儿院门前。四周的景色完全是古怪的黑白色,像是漫长的时光沉淀下来的老照片。

    他懵懵懂懂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低头一看,自己的衣服倒还是彩色的,和周围的一切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一阵叮铃铃的声音响起,一辆漆黑的马车停在孤儿院门前,随后有一对夫妇走了下来。孤儿院的女院长从门内走出,热情的把他们迎了进去。

    阿布拉克萨斯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他们走了进去。果不其然,所有的人都把他当成了空气,没有人过多关注他。

    他看着院长把那对夫妇带到一间小小的屋子里,那里挤挤攘攘的站着好几个孩子。阿布拉克萨斯下意识的伸着脖子在里面找了找,希望看到小小的汤姆,又发现他心爱的男孩并不在其中。于是他毫不犹豫转身离开,在黑白色的孤儿院里四处找了起来。

    他在孤儿院背后一个落满枯叶的小院子里找到了汤姆,那张漂亮的小脸无论在哪个年纪都同样引人注目。阿布拉克萨斯兴奋的扑过去,却又很快钉住了脚步。

    汤姆面前停着一条手指粗的小蛇,它攀在他细痩的膝盖上,慢条斯理的吐着猩红的信子。

    这当然不是让阿布拉克萨斯望而却步的理由,实际上,作为一个以蛇为章纹的斯莱特林,他还挺喜欢蛇这种生物的。然而让他止住脚步的,却是汤姆嘴里吐出的低沉的嘶嘶声!

    汤姆·里德尔怎么会是个蛇佬腔?

    蛇佬腔是非常特殊的血统天赋,只有少数几种蛇类神奇生物的后裔才能拥有。但对英国巫师来说,蛇佬腔完全就是一个家族的代名词,那就是斯莱特林!

    28.

    年幼的汤姆用蛇佬腔和白蛇说着话,阿布拉克萨斯听不懂,但那低沉阴冷的声音让他不由自主的觉得有些恐惧。

    斯莱特林?怎么会是斯莱特林!阿布拉克萨斯的脑子嗡嗡作响,他的确也希望汤姆能有个显赫一些的身份,但怎么能是斯莱特林?如今纯血贵族以马尔福和布莱克为尊已是定局,但斯莱特林对于纯血来说永远都是不一样的!

    不,不对,斯莱特林早没了,留下来应该是……冈特!阿布拉克萨斯想了想,觉得这件事也是有利有弊,谁都知道汤姆不是简单人物,他瞒着这件事情,也许也是察觉了什么呢?

    想到这儿,尽管心里也很清楚汤姆绝不是一个会轻易相信别人的普通男孩,阿布拉克萨斯还是叹了口气,有些伤心。或许就像安东尼说的那样,阿布拉克萨斯对他太不一般,但在他心里,阿布拉克萨斯和其他人,也许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然而很快,他又振作起来,觉得自己想得太多。这个只有黑白两色的世界是不是幻境还说不了一定,在这些事情不确定以前,谁也说不了一定。

    他看到草丛里又钻出两条蛇来,嘴里各叼着一只死老鼠,正疑惑它们这是做什么,就看到小汤姆伸出一只手,抓起其中一只老鼠,毫不犹豫的送到嘴边,一口咬掉了它的头!

    老鼠细细的后腿微微一抖,鲜血顺着他的嘴角缓缓流下。阿布拉克萨斯仿佛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毫不在意的生吃了整只老鼠,又伸手去拿另一只,突然意识到他喜欢的这个男孩,他或许……甚至不能说是个正常人。

    他吓得浑身发抖,从没觉得汤姆竟然这样可怕。哪怕格林德沃当着他的面杀了人,他也不会觉得害怕,但是汤姆这样细细嚼着老鼠的模样,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血腥画面都要可怕。

    画面一转,他突然发现自己换了地方。他站在一座教堂里,看着院长拎着汤姆扔到两排长椅之间,尖叫着回退。

    “魔鬼!魔鬼!你这个魔鬼!”那个女人惊恐又厌恶的看着汤姆,目光好像希望他下一刻就这样死去。“仁慈的主啊,愿你的国行于世间……把这个魔鬼打入地狱,打入地狱!”

    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冷冷看着眼前的一幕。汤姆仰躺在地上一言不发,慢慢的,他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来。

    有那么一瞬间,阿布拉克萨斯明白院长为什么这么怕他。托马斯简直就像是个生活在中世纪的巫师,在麻瓜眼里,他的一切都显得太不正常了。但是立刻,他的内心就变得同仇敌忾起来,同情的看向汤姆:就算是个混血,可哪怕父母有一方还在世,他也不用那么辛苦。

    毕竟小巫师很难隐瞒自己的身份,因为年纪还小,血统结构不稳定,平日里小型魔力暴动频繁,伤人也说不一定,也难怪会遭受打骂。

    一个牧师从教堂里走了出来,问他们出了什么事。院长指着汤姆说他是魔鬼,要求主净化他,那牧师弯下腰看了看汤姆的情况,立刻伸手把他拉起来。

    “噢,可怜的汤姆。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男孩罢了,女士。”他摸了摸汤姆的头,后者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副无辜又可怜的表情,看得阿布拉克萨斯目瞪口呆。他委屈的抽泣了几声,拉着牧师的手躲到他身后。“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他,但主是不会为难一个普通的小男孩的。”

    “怎么会?他是魔鬼,魔鬼!”院长絮絮叨叨的说他和蛇说话,不靠近窗户也能砸碎玻璃,生吃麻雀,差点掐死一个欺负他的高大男孩,一条一条说得根本不像人类。然而牧师一句话也听不进去。“我再说一遍,他只是个普通小男孩,女士,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说,但说谎可同样有下地狱的可能!”

    没能取信牧师的院长失魂落魄的走了,那牧师这才蹲下身,拍了拍汤姆的肩膀。“可怜的男孩,要不是亲眼看见,真难以想象她竟然已经病得这样重了。”

    “是的,史密斯先生。”汤姆含着眼泪说道。“所以,我才来向你认错,我一定是个坏孩子,所以……所以……院长才会这么对我……”

    “好孩子,别担心,你当然是个好孩子,这段时间你可帮了我不少忙呢。”牧师鼓励的拉住他的手。“我会通知米歇尔医生,他是精神方面的专家,或许……你们院长的精神状况已经不足以支持一个孤儿院了……别担心,亲爱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保证。”

    “真希望院长早点好起来。”汤姆纯真的说道。

    “愿神保佑她。”史密斯牧师在胸口画了个十字,拉着汤姆走进教堂深处。“来,我给你上点药……”

    目睹了整个过程的阿布拉克萨斯目瞪口呆看着他们走远,看着汤姆回过头,嘴角扬起一丝淡淡的冷笑。

    作者有话要说:  应该还有几章讲v大喜欢上阿布的,但是不想填了,以后再看吧。【卧槽】

    关于v大的童年到底幸不幸福这个问题,同人里面有些争议(原著没有参考价值),不过我个人觉得应该好不到哪儿去,因为他不仅是个小巫师,还有遗传性神经病,长得再可爱也不能当饭吃啊。

    不过以他的智商和能力想必孤儿院里也没人敢欺负他就是了,反而是他杀兔子发现山洞,还给邓布利多下马威,应该仗着实力很吃了些甜头才对。

    嗯,要举个例子的话……就是美国宗教老电影《天魔》,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真·恶魔正太啊!这个电影还有个游戏版本,那就是《卢修斯》(????ω????)

    以下是报复社会小剧场,慎点慎点!↓

    “托马斯,你知道平行世界吗?”

    窗外夜色深沉,室内灯火明亮。阿布拉克萨斯伏在托马斯的膝头,一头铂金色长发比灯光更要鲜亮。

    托马斯修长的手指插在他的发间,缓慢而轻柔的梳理着。他正翻看着食死徒递上的报告,听到丈夫的询问,也不过哼一声。“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阿布拉克萨斯嘟着嘴哼哼。“就是……就是突然想起来了。”他仰起头,一双蓝眼睛闪闪发亮,犹如天使一般纯净漂亮。托马斯低头看他一眼,嘴角不由勾起温柔的微笑,低下头亲了亲他的眼角。

    “嗯……然后呢?”

    “你说,要是我们不是灵魂伴侣,现在会是什么样呢?”其实阿布拉克萨斯已经不是第一次提到这个想法了,但每一次他又会冒出一个新的想法来,并且每个都是那么稀奇古怪。

    托马斯对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其实毫无兴趣——无论如何,这个世界已成定局,而其他世界的事情又影响不了他们!——不过因为说的人是阿布拉克萨斯,他也就耐着性子听下去。“会不会,我们已经各自娶妻?说不定也有了孩子了!不过,还真难以想象托马斯你的妻子会是什么模样就是了……”

    “你肯定已经结婚了。”托马斯淡淡的说道。“我的话,大概不会为了哪个人停下我的脚步吧。”因为那些人并没有这个价值。

    听他这么说,阿布拉克萨斯不由咯咯笑了起来。“这么说,这还是我的荣幸咯?”

    “你能体会到这一点,可真是再好不过了呢,阿布。”

    “好吧,就算你不结婚,也应该会有孩子吧?”阿布拉克萨斯心里高兴,越发想到更久以后。“别那么看我,也别小看那些爱慕你的姑娘,也说不定是男巫?谁知道他们为了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不过如果你有了女儿,肯定是个漂亮姑娘,如果……我的儿子娶了她就好了!”

    虽然托马斯是混血,但他的孩子就能算是纯血了。

    “那你可看不到那样的场景了。”托马斯捏了捏他的耳垂,阿布拉克萨斯抖了抖,笑着抬起头和他接吻。

    就算没有伴侣在身边,至少也要有孩子在吧。在阿布拉克萨斯心底,隐去了一句轻轻的叹息。

    托马斯根本没有朋友,可是一个人孤孤单单的,那该多令人伤心啊。

    ……

    “为……什么……”

    阿布拉克萨斯挣扎着试图自床头坐起,却又无力的跌坐下去。他的视线已经逐渐变得模糊,死亡的阴影已经在他的头顶逐渐蔓延。“为……杀……我不明白……”

    “你不明白什么,阿布?”在他床边,站着平静而冷漠的voldemort。他穿着精美华丽的礼服,打扮得好似参加宴会——准确来说,他马上就要有一场葬礼要参加了。

    “是不明白我为什么杀了你,还是不明白我为什么杀了安东尼他们?”

    躺在床上的这个男人是他的学长、故友、部下,在他短暂却又漫长的过去占了不小的一块位置。然而他就快死了。voldemort注视着那张因为长久的病痛折磨而显得苍白而扭曲的面庞,突然觉得这一切真是无聊透了。

    死亡会夺走一切,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意愿而改变。他终将战胜死亡,而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已经快死了。

    也许等他走到这条道路的尽头,不会再有任何一个人能跟在他身后。

    “你是个聪明人,阿布,何必还要再问呢?”他嘲讽的一笑。“不管知不知道理由,你都要死了……还是该说,你真的以为我会回答你吗?”

    阿布拉克萨斯的呼吸骤然一紧,他恶狠狠的瞪着他,眼眶慢慢开始充血,扭曲的面容甚至看不出昔日他引以为豪的美貌。voldemort享受着他仇恨恶毒的目光,嘴角一勾,轻声哼了一声歌。

    “这已经不是你的时代了,阿布。”直到床上的人咽下了最后一口气,voldemort理了理自己的领结,和他做了最后的道别。他转身走出这间房间,一面平静的说道。“不过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会好好——好好照顾卢修斯的。不会让你可怜的、刚成年的儿子被那些贪得无厌的家伙啃得连渣也不剩。”

    “相信他一定会对我感恩戴德的。”

    他孤独一身的身影逐渐隐入黑暗之中,连最后一丝轮廓也陷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