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恶灵系统[重生] > 正文 分节阅读_19

正文 分节阅读_19

作品:恶灵系统[重生] 作者:凉蝉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的字体写着“赠章子晗”四个字。

    “别忘记你妈妈的名字……”方博君的语气里带了些哀求,“别忘记章子晗,你要记住。只有你才能记住。”

    方易心里不知为何突然发酸。

    他自己父母亲的名字,说实在的,他一直都不知道。

    “嗯。”他答应了,将本子抓在手里。

    出门时叶寒顺手把本子拿过来,放进了自己的包里。两人离开时张妈一直盯着,还问了句“他给你什么了”。

    方易顿了顿,说没有。叶寒把废柴放在桌上,拉椅子坐在张妈身边。

    “张妈,你知道得多,方易他妈是怎么回事?”叶寒说,“他爸连话都说不清楚。”

    方易心道影帝你又来了。叶寒有时候会丢开自己寡言少语的一贯表现,装作一个热衷于八卦的小青年。他用这个招式从张宏志口里挖出不少料,这次故技重施,目标是张妈。方易也坐了下来,把自己车祸后很多事情记不清楚的理由又说了一遍。

    “你妈妈没什么好说的。”张妈皱着眉,嘲讽地笑笑,“一个怪胎。”

    废柴嗷地叫了声,张妈捏着它的爪子打几下。

    “博君和她结婚,没有一个人是赞同的。”张妈说,“能和山精说话,还能跟死人聊天,这是正常人?博君爱她爱得不得了,谁说的话都听不进去。”

    章子晗不受方家人欢迎,但在镇上小有名气。人们知道她能让恶鬼消停,常常来找她帮忙,一来二去,章子晗得知了詹家那个不死孩子的事情。张妈不清楚章子晗到底在詹家发现了什么,只知道她设了一个阵法,说是能让詹羽恢复正常。詹羽的父母都很高兴,称她为神仙。

    然而阵法设下的当晚,詹家就起了一把火,詹羽的父母亲死在火场里,他从灰烬中爬出来,被烧焦的皮肤一块块脱落,很快又长好恢复。

    章子晗的双手也莫名出现了燎伤的痕迹。她昏迷不醒,隔壁村的风水先生过来看,都说她被鬼反过来迷了。方博君那时正好带着方易出县城玩,他们立刻在风水先生的指点下把章子晗转移到了小平房里,在门窗上加了锁。

    “这种人一旦被鬼迷住就救不回来了。”张妈说,“还会害死全家人。谁有办法?谁都没办法。”

    被关在小平房里不到一个月,章子晗就死了。据说她的尸体被恶鬼撕碎,什么都没剩下。那天晚上群山恸哭,走兽奔驰,沉睡的人们纷纷被惊醒。在月色中,银白色的朦胧光带从山林中升起,飘摇直向天际,把周围一大片青黛色山峦都照亮了。

    张妈所知有限,除了那些旧事就没了。方易和叶寒回到房间里,拿出方博君刚刚给的本子。

    “是日记?”叶寒说。

    打开一看,全是空白的。

    方易:“……”

    他把本子从头翻到尾,上面一个字都没有写。

    “不对,这本子用很久了。”叶寒拈着纸张边缘。因为频繁被翻动,边缘变软变脏,并不似没有用过。

    方易抽抽鼻子闻纸张上的气味,想起小学自然课上学的东西:“可能是秘密文字,要用火烤才看得到。”

    他跟叶寒说了原理,叶寒面无表情地说不知道。“学习成绩太差。”

    方易眨眨眼,嗯了一声。他到外面找到打火机,试着烘烤纸张,但除了稍微卷起之外,并没有字迹出现。

    两人尝试了很多方法,都没看到纸张上显示的东西。

    “也许它本来就没字。”方易把跳到床上的废柴赶了下去,“算了,我先躺一会儿。”

    “那我做什么?”叶寒问。他看到方易脸色有点苍白,拉着他的手看自己扎出来的伤口。按理说只贡献一点血,不会对失血者造成损伤。但叶寒又有些不肯定:章子晗的缚灵能力很强,在利用方易的血引出蛇灵的时候,为了达到章子晗的能力强度,也许会伤及方易。

    “……你先躺一下。”叶寒说,“我找点东西给你吃。”

    “什么东西?”

    “果子。”叶寒应道,“对你有好处,苦口良药。”

    方易顿时什么都不想吃了。

    叶寒出门几步后想起废柴还在房里,折返回去打算把它拎出来,但方易房间的门却打不开了。

    叶寒:“?!”

    方易在床上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堕入睡眠。本来趴在床边的废柴趁机跃上床,还没趴稳就被一股力量给掀了下去。

    废柴:“喵?!!!”

    它看到床底下的陶罐泛出隐约的银色流光,而方易手边的旧本子无风自动,一页页哗哗掀过。

    “方易?!”叶寒把门推得哐哐响,他感受到了房内不同寻常的强大能量,“肥猫!化形!化真身开门,常婴!”

    废柴缩成一团,在地上抖了又抖,骨头嘎嘎作响,无论怎样都化不出人形。房间中有一股它鲜少接触的强大力量束缚了它的灵魂。它冲门外叫几声,叶寒根本听不明白。

    “我听不懂猫语!怎么回事!方易!”

    无字的空白本子飞快翻动,银白色的光粒从纸张里缓缓升腾起来,被陶罐里涌出来的银色流光笼罩着,飞旋没入方易的身体。

    ☆、遗物(8)

    此时的方易正感觉自己被温暖轻柔的水流包围。他试图睁眼,但身体无法动弹。脑子里有个意识告诉他“你在做梦”,耳边传来似曾相识的嬉笑声。

    少女和少年相互低语,方易竭力想听清楚他们的话。

    ——“怎么写?内涵的涵么……哦,我知道了。章子晗,你的名字很好听。”少年笑着说。

    ——“你们方家位置不对,山脚下很容易招来脏东西。”女孩冷静接上了他的话,“这个法阵能撑多久我也不知道。”

    方易拼命想睁开眼。章子晗的记忆潮水一般涌进他的脑海里:跟着她的英俊少年,在自己手下发出银白色光芒的法阵,放在她面前的小袋子打开了,各种颜色的浆果洒了一桌。方易在迷迷糊糊中还不忘叮嘱那个试图拿起来品尝的女孩:很苦,不要吃。

    少女终于笑了。少年裤脚挽起,手里拿着镰刀,站在水田里冲她喊:你什么时候回来,你还回来吗,章子晗,你记住我的名字了吗。

    ——“子晗。”一个略微厚重的声音带着笑意说,“那姓方的小家伙很喜欢你。”

    那人说了很多话,但方易全都听不清。章子晗的声音在他脑子里响起:“老师,缚灵师能跟普通人在一起吗?”

    方易猛地睁开了眼。

    浓绿色的山峦一下闯入他的眼里。时间和空间仿佛都裹挟在一个绿色的漩涡中,章子晗跟着她的老师在漩涡之中奔走,跨过城市和乡村。

    ——“子晗,你有很强大的能力,应该做一些了不起的事情。”

    ——“不能停,摧毁它。别动摇,孩子,你是灭灵师,你能看到它的核——章子晗!不要动!牢牢束缚它!好了,好孩子,乖孩子,去试试。别担心,你不会伤害到我的学生。她已经帮你把恶灵控制住了。”

    男人的声音温柔稳重,带着不容置疑的权威。

    ——“子晗,子晗……疼吗?你忘记使用定身咒了。别哭,你不会死。哦对,是的,它们都感激你……你做得很好,你看,恶灵都被净化了。”

    少女的动作越来越利落,哭泣的次数也大大减少。方易在她的记忆里重新看着她经历过的一切。

    许多山,许多树,许多河流,许多面目各异的灵魂。以及永远看不清脸的“老师”,灵体们匪夷所思的恶意。

    之间数年的记忆乏善可陈,然后声音从清脆变得柔和的女孩突然对着自己的老师说出了“我想留下来”。

    当时两人再次经过兰中镇。高大的方博君在市集的人群里一眼就认出了章子晗。

    ——“他们说缚灵师的修行就是旅行,十万大川大河走过,修出一身本事,净化无穷恶意。可我觉得这是流浪。没有家,没有落脚的地方,想回头都找不到方向。太累了,我不想走了。方博君,我……”

    方博君打断了章子晗的话。

    ——“这句话由我来问。章子晗,你愿意留下来吗?愿意和我在一起吗?如果你说不愿意,我只能跟着你一起走了。”他笑得温柔,“你的老师会讨厌我吗?我可以为你们拎包。我还会做六种不同口味的炒饭。”

    胸口发闷,脑袋里装满了陌生的感情和痛苦。方易意识到这是章子晗死之前刻意留下来的记忆,巨大的悲戚和悲戚里丝丝缕缕捆缚着的甜蜜令他几乎喘不过气。

    然后他终于看到了小小的自己。

    章子晗抱着方易,咬破手指,在他安睡的脸庞上画了一连串的复杂符号。血痕缓缓隐没在婴儿的皮肤之下。

    ——“缚灵师太苦了,你不要和我一样。”章子晗抱着他,低声说。

    叶寒将手撤离紧闭的门。

    他已经感受到和罐子里、蛇灵身上存在的灵魂能量同源的力量。他知道将房间封闭起来的是章子晗。章子晗不可能伤害他的儿子,肥猫又呆在里面,不会有大问题。

    叶寒心定了几分,转而决定继续去外面山头搜刮那些又苦又涩、毫无品尝价值的苦髓果。果子都是好果子,虽然味道不好,但能够稳定肉身的灵魂。叶寒一开始看到山上长满各色的苦髓果时,小小地惊讶了一番。在得知方易的母亲居然是一个能力极强的缚灵师之后,他理解了在山头遍植苦髓果的原因。

    缚灵师都很钟爱这种果子。在他们与恶灵对峙的时候,吞食苦髓果能保证缚灵师本身的灵魂不会受到恶灵的引诱和蛊惑。

    叶寒只觉得章子晗应该过得很累。她在严密地防备着什么。

    走了不远就是防护法阵的边缘。轮廓酷似詹羽的几个恶灵在法阵的范围外徘徊。偶尔有一两个懵懵懂懂地伸出手在空气中试探,立刻会被防护法阵反弹,虚空中亮起一点银白色的微光,像在巨大玻璃罩外荡漾起来的光纹。

    叶寒起先不以为意。到这里来的恶灵不多,估计都是肥猫乱窜之后引过来的。但跨出法阵之后他立刻察觉到不对。

    恶灵的数量在增多。

    它们和大多数的恶灵不同,根本无意隐藏自己浓烈的恶意。从詹羽旧居方向移动过来的恶灵带来了令叶寒浑身发冷的恶心感觉。

    没有核的恶灵无法剿灭,而数量巨大的恶灵有可能破坏章子晗三十年前设下的防护法阵。

    尤其是,现在章子晗的灵魂能量正集中于方易的房间里,法阵的能量被削弱了。

    叶寒立刻跑回了方家。

    方家走廊深处,还在墙上写字的方博君停了手。他打开窗户,隔着防盗网凝视窗外。

    “子晗?”他喃喃道。

    ——“那孩子真的折腾不死。”长了胡子的方博君抱着方易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地哄他睡觉,“挺可怜的,我都看不下去了。怎么会不死呢,不仅不会死,伤的地方还能自己修复。”

    ——“是那个姓詹的孩子?”章子晗将方易接到怀中,“我明天去看看。”

    强烈的不安引起了方易的共鸣。在昏睡中他也开始颤抖。废柴万分紧张地在床前地上转来转去,一旦试图跃上床就立刻被那股力量温柔地赶了下去。它喵喵乱叫,看到方易鬓角沁出了细细汗珠。

    章子晗的恐惧和慌乱即使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依旧强烈得令方易惊讶。

    女人站在山腰上。方易透过她的眼睛盯着那处自己曾见过的平房。竹林茂盛,有三三两两幼儿的灵体在地上爬动。小小的詹羽站在门口嚎啕大哭,一个中年女人慌里慌张地抱着他为他擦去头上的血。

    章子晗在颤抖。她举起手结了个复杂的印,掌心幻出一只小雀。

    ——“老师,我发现了一个特殊的灵魂……”章子晗低声对着小雀说,“他的灵魂能量太充沛了,已经大大超出人类的阈限。灵魂的无穷分裂和强大生命力令他可以迅速修复自身,不会受伤也不会死……老师,他……他是什么?我应该怎么做?”

    小雀噗地一下消失在空气中。章子晗立刻回头离开。

    接下来的一段记忆非常混乱,方易不知道她的老师回复了她什么,只看到再次旋转起来的漩涡。漩涡消失后,他看到在夜里熊熊燃烧的房子。

    还有从房子里走出来的小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