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玻璃心 (完结+番外) > 正文 完结

正文 完结

作品:玻璃心 (完结+番外) 作者:五月艾草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敷衍你,你觉得公平吗?”

    “浩天,你约我出来,就是为了说这些?”

    “媛媛,我是要和你说清楚,你恨我,要报复我,都没有关系,可是,别把文琦扯进来。”

    冯媛媛的脸色瞬间变得发白,“说到底你今天约我出来是为了她?”

    “别告诉我,你什么也没做。”高浩天冷冷地说。

    “不错,我是在李秘书面前提起过她。”她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所以才在冯守程的秘书面前发了一堆牢骚,那个李秘书是什么人,当然知道她想的是什么了,第二天就把文琦送回了原来的科,“她那个科长出了名的难侍候,够她受的。”李秘书打电话给她。

    看着高浩天那张冷峻的脸,她笑了,“怎么?这样你就心疼了?你怎么从来没问过我的心疼不疼?抢了别人的东西,就要付出代价,这不过是个开始而已。”

    高浩天俯身看着她,一字一顿她说:“我再说一遍,不要再去碰文琦,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我忍你这一次,不等于可以忍你下一次,不信,你尽可以试试?”

    每天上班打打水,整理整理文件,听着姜若华的抱怨和牢骚,日子似乎又恢复到了以前。

    林胜楠准备回老家去,“我这次回去可能就不回来了,想好好陪陪我妈妈。”她眼眶有些红,“可是,文琦,我舍不得你,我最困难的时候永远都是你在帮我,当初如果不是你,我可能早就和那些小太妹混在一起了,认识你,认识锦慧,真是我这辈子的福气……”

    “喂,不就是回个老家吗?弄这么伤感干嘛,有空我和锦慧去找你,有人管吃管住的免费旅游求还求不来呢?”文琦不想她这么伤感,故意轻松地开玩笑。

    “文琦,你总是这样,我知道,这次的事情是你帮了我,否则我现在哪还能这么轻松地站在这里呢?”她最初对这个话果也有些怀疑,自己哪会这么好命,不过她从来没想到是文琦。

    前些日子代她偷着她去酒吧喝酒,因为心情不好,她在酒吧里很是放肆和几个男人调情,结果被一脸阴沉的高浩天给托了出去,她在公司的网站上见过他的照片,但高浩天认识她,她却很奇怪。

    “林小姐,你是不是从来都是只图自己痛快,从来不考虑别人,你出了事情不要紧,可是不要每次都要你朋友替你收给戏局。”高浩天的口气很冷。

    “高总,你什么意思?”林胜楠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他了。

    “你不会觉得黄少骏的事情你会全身而退,是你这气好吧?跑到这种地方来,是不是一会儿还要叫文琦来帮你?”高浩天想起刚刚认识文琦时,文琦替她喝的那一大杯白酒。

    “文琦?你是说,是文琦帮了我?”

    “你还有第二个朋友会这么帮你吗?”看到她刚才的样子,高浩天的确有些烦,他不想文琦总是为她的事情到处奔波。

    林胜楠一下子明白了,原来是文琦帮了自己,她不知道文琦怎么会认识高浩天,好像从来没听他说过。

    “谢谢你,高总,你放心,我不会再让文琦为我担心了。”她低声说。

    文琦没想到她会知道这件事情,她笑笑,“你说到哪儿去了?谁让我们是朋友的。”

    “摊上我这样的朋友,你是倒霉了,我摊上你这样的朋友,是是狗屎运了。”林胜楠又恢复了她那乐观的天性。

    其实文琦挺佩服她的,黄少骏的事情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不小的打击,文琦也作怕她一蹶不振,但她也只是低沉了几天,“这件事情更证明了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她恨恨地对文琦说,“我也想开了,现在被坑了总比还继续被蒙下去要好,像我妈妈那样,又能怎样?”

    文琦见她这样,心里终是松了口气。

    “嗨,你怎么认识高浩天?我在公司工作那么久,也只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啊。”林胜楠问了自己一直疑惑的事情。

    “我到他们公司查过帐,和他接触了几次。”文琦不想多说她和高浩天的事情。

    “切,别蒙我了,仅仅查过几次帐,他会这么帮你?”林胜楠撇撇嘴。

    “嗯,我曾经给他输过血。”

    “啊?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从来都没听你说起过?”

    文琦就知道林胜楠一旦知道了这件事情,肯定会问个没完没了。

    “很早以前的事情了,当时我并不知道输血的人是他,后来才知道的。”她淡淡地说。

    “然后,就一见钟情,开始发展了?”林胜楠一口把她的话接了过去。

    “去你的,你以为是言情剧呢?”

    “呵呵,文琦,你知不知道他那天对我说话的语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可没自恋到这个程度,以为他是为了我,他是不想我牵连你。”高浩天是什么人,居然肯管自己的闲事,可见文琦在他心里他不是一般人。

    “好了,你就省省心吧,我们就是朋友,他帮你这个情,我会我机会还的。”那天他听了自己的话后,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离开的时候看着她轻轻地说了句:“文琦,我不会勉强你,更不会让你为难。”

    文琦没有去深想他话里的意思,潜意识里她也不愿意去想。

    “找机会还?”林胜楠看着她,叹了口气,“文琦,我给你惹的这个麻烦实在是太大了,你不知道公司里的一些情况,我们这个投资公司一直是秦仲伟的在管,高浩天和秦仲伟的关系绝不仅仅是表面不和那么简单,你想他现在才求于秦仲伟,秦仲伟岂会轻易答应,这个人情恐怕是不好还的。”

    文琦没想到这里面还牵扯到秦仲伟,想起那天高浩天碰见他时的情景,也知道自己恐怕是给高浩天出难题了。

    “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你就别担心了。”文琦不想林胜楠临走了还想那么多。

    “唉,高浩天说的没错,我做事情一向只想到自己,从来就没有顾忌到别人的感受,如果当初我和一黄少骏交往时能够谨慎些,或者在他要我做那些事情必时候征询一下你的意见,也不会弄成今天这样,让你也这么为难。”林胜楠垂下头。

    “胜楠,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要好好地爱自己。”文琦轻轻地抱住她的肩。

    高浩天找到颜青的时候,她刚下课。

    “颜教授,你好。”

    “你好,找我有事情吗?”颜青微笑着。

    “我姓高,是文琦的朋友,有些事情想和你聊聊。”

    “哦,是文琦的朋友啊,来,咱们里边坐。”颜青和他一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颜教授,我知道文琦是你的学生,那个,我想问一些关于她的事情。”

    颜青以为他是有什么心理方面的问题要咨询自己的,没想到他要问的却是文琦的事情,她忍不住仔细地打量了高浩天一下,这个年轻人神情举止间无不显示出一种自信从容,绝非泛泛之辈。

    “是文琦让你来的?”

    “不是,她不知道我来找你。”高浩天忙解释,“颜教授,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了解一些她的情况,我想帮她。”

    “对于她,你了解多少?”颜青望着他。

    “我知道她有很严重的晕血症,我想知道如何克服这个,还有,她说她有某些方面的心理障碍,我想知道该怎么帮她跨过这个障碍。”

    颜青脸上看不出什么变化,其实心里是很惊讶的,以她对文琦的了解,这个年轻人知道这么多,和文琦的关系肯定是不一般的。

    “你应该知道,文琦并不缺是心理学方面的知识,所以她的问题并不需要别人的指导,关键是他自己,如果她能敞开心扉,所有的问题可能都迎刃而解了。其实,她的事情我也不是都了解,即使是我都了解,也是要为她保密的,这是原则。”

    觉察到高浩天脸上那丝明显的失望,颜青沉吟了一下,“其实,你做的已经很好了,文琦肯告诉你这么多,说明她是很信任你的,我还从没有见她跟别人说过这事情,所以,你真是很幸运。”

    一个天高气爽的下午,文琦送走了林胜楠,她实在是不喜欢道别的场面,以前上学的时候每次放假她都是第一个离开学校临登机的那一刻,林胜楠抱着她还是哭了。

    “好了,别哭了,你没看别人看咱俩的眼光都有点暧昧?”其实文琦心里也不好受,但她还是开了个玩笑。

    “记得一定去看我。”林胜楠擦擦眼泪,“还有,告诉锦慧,她没来送我,如果再不去看我,那我可真要找她算帐了。”锦慧本来是要赶回来的,可是临时有事情又耽搁了。

    “你放心,我不会给你省钱的。”文琦朝她挥挥手,有个叫做家的她方等你回去,该是多幸福啊。

    在机场外面她正要伸手打车,一辆黑色的轿车在她面前停下了,“文琦,你怎么在这儿?”车窗摇下,是谭海成。

    文琦站住,“我来送一个朋友,你要出差?”见谭海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文琦以为他是要出差。

    “不是,我来接客人。”谭海成侧脸往后望了下,文琦隐约看见后座上坐着一个人。

    “你要回去?坐我们的车一起走吧。”谭海成作热情地招呼她。

    “哦,不了,我不打扰你们了,这里打车很方便的。”他来接客人自然是公事了,她不想麻烦他。

    “不打扰,真的,文琦,一起走吧。”谭海成打开车门下来了。

    “真的不打扰你们?”她还是有些迟疑。

    “真的。”谭海成点点头,不知怎么,文琦总觉得他的表情有点不自然,好像生怕自己不答应。

    “那就麻烦你了。”文琦不再坚持。

    当后面车门打开的那一瞬,文琦终于明白自己为何会有那样的感觉了。

    车里赫然坐着夏晋远,“文琦”,他轻声叫道。

    文琦心里一件懊悔,刚才谭海成的那种不自然,她早该想到车里坐着的这个人是谁了。一时才种想拂袖而去的冲动,但看到面前的谭海成,不想他为难,还是坐进了车里。

    车子驶上了环城高速,文琦始终把脸对着窗外,专注地看着不断飞驰而过的景色脸上一片漠然。

    车子里沉寂了很久,文琦不想说话,谭海成是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不敢贸然开口,而夏晋远其实很想和文琦说话,可是看到文琦的祥子,他心里又没了底,怕在自己的下属面前失了面子。

    直到车子驶进了市区,夏晋远终于开了口,“文琦,一起吃个晚饭吧?”

    “对不起,我已经约了人了。”文琦的语气客气而生疏。

    “那你什么时间有空?”夏晋远看出来有外人在场,文琦不会太让他难堪,又问了句。

    “我想夏总一定很忙,不会有时间来做些无聊的事情。师傅,麻烦你在前面靠边停一下。”她招呼前面的司机。

    “可是,还没到你家啊?”谭海成有些着急。

    “我想去买点东西。”文琦语气平静,前面正好是一个大型的购物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