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逸然随风 > 正文 完结

正文 完结

作品:逸然随风 作者:南枝 字数:814294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的呆,他挺喜欢和白树过这样的日子,在这样的生活里,似乎这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

    在保护协会里,只有他们两个中国人,别人都不会中文,要说会,也只有一个特别喜欢中国的法国人会几句诸如“你好”“吃了没”“便宜点”的话,这些话,他次次说出来都让曹逸然憋笑憋得厉害。

    曹逸然还故意教他一些误导人的东西,例如,法国人问他,早餐怎么说,他说“早点”翻译过来就是要快点,是指中国人特别有时间观念,做什么事都要求快点,特别是像早餐这种会耽误多睡一会儿的事情,越快越好……

    被走过来的白树拍了一巴掌头,然后给法国人好好解释了一通,又把曹逸然给扯走了。

    法国人知道曹逸然总是骗他,不过,他似乎是故意让曹逸然骗,总是去找他听他瞎掰。

    曹逸然还故意对他解释中国用“东西”指非生命的物体,然后加了一句,“例如,你是有生命的,所以你不是东西。”

    又被白树听到了,然后又把曹逸然给扇走。

    法国人笑嘿嘿地在后面看着,问白树,“我觉得他说的是对的,又哪里出了问题了吗?”

    白树只是笑,道,“没哪里出问题。”

    他们这次离开,也是这个法国人开车送他们。只是他现在正睡在旁边的房间里,而白树和曹逸然却是要了一个标间,不过两人依然挤在一张床上睡。

    曹逸然觉得在这个远离家乡的国度里,即使他有时候有一些语言问题,但依然觉得好,因为汉语成了他和白树之间特有的语言,只有他听得懂白树说的什么,他要对白树表达的,也只有白树能听懂,他喜欢这个感觉。

    白树说他这样不对,他们并不需要将两人如此束缚,只要心意相通,什么问题就没有了,而且还批评曹逸然,“你是故意不想学外语是不是,即使对我说这样的甜言蜜语,也没有用的,该学的必须学。”

    于是被曹逸然在床上家暴了。

    曹逸然觉得白树是天生语言功能非常强的人,他学习语言特别快,而且学过就不忘,即使是很久之前在野生动物摄制组时和组里一个说西班牙语的人学过的口音非常浓重的西班牙语,在很久之后,他也能够拿出来用,让曹逸然对此非常惊讶。

    曹逸然不得不佩服白树实在是优秀,这样的佩服,他在从出生到至今的人生里,还从没有对谁有过,在以前,他是不乐意承认别人的优秀的,虽然他现在口头上也不承认白树各方面的优秀全能,但心里却是服了。

    而这个优秀的人,居然这么爱他,更是让他满足,望着窗外的月光,这月光与他在国内看到的似乎也不一样,但在白树身边,他就觉得这个世界任何地方对他都是没有差别的,只要这个人在。

    他坐了一会儿,觉得实在睡不着,就小心翼翼地下了床,出门去走走看看。

    旅馆的后面是非常宽敞的草坪,在草坪的远处尽头才有树木,在月光下,树木的枝叶迎着光显出一种雪白,而拉出的在地上的影子则随着风影影幢幢,摇晃着,带着沙拉拉的声响。

    曹逸然站在那里,吹着夜风,望着月亮。

    从出生至今的二十多年的时间,在遇到白树之前的日子,他回想起来,总觉得是白活了的时光,那些曾经有过的一辈子不忘的伤痛——也许也不能称为伤痛,他不把小时候的那件遭遇当成伤痛,只是觉得恶心和痛苦,根本不想面对,他总是做各种事情来忘了那时候的事情,而他一度也觉得自己忘了,不会再想起,不过,那件事却刻到了他的骨子里,形成他的潜意识里的那一大座被掩埋的冰山,一般时候根本看不到,除非水面下降,才会露出一点冰山顶出来,而被掩盖得好的时候,虽然并不露出来,但那却影响了他之后很多,他的性格,行为模式……

    他想到那件事,心里就像是有黑黑的粘稠的污物涌上来一样,让他觉得恶心难受,不可抑制地想要破坏一切……

    但和白树在一起这么久之后,他愿意想起那时候的事情了,似乎也是释怀了一样,觉得即使那时候是那样的,又怎么样呢。

    他就是他,无论那时候的事情是怎么样的,他现在都是他,谁知道没有经历过那时候的事情的他,在长大之后,会成为什么样子。也许不是这个样子,那么,不是这个样子的他,他又有什么理由要承认他。而且,不是现在的他,还会遇到白树吗,会和他在一起吗,一切都不确定,那么,他宁愿就是这样的,就是他走过的这条人生经历。

    白树一觉醒来,发现曹逸然没在了。

    四处找了找,心里有点不安,便穿好衣服下了楼去找他。

    没花多少功夫,在旅馆的后面草地上看到了他。

    曹逸然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却站得笔直挺立,像是月光中吸收着月华成精的精灵。

    白树一步步走了过去,曹逸然只是听脚步声就知道是他,所以并没有动。

    白树伸手从他身后将他搂住了,在他的耳朵上轻轻吻了一下,问道,“不睡觉,站在这里做什么?”

    曹逸然轻声道,“睡不着。”

    白树一笑,“白天在车上一直在睡,睡不着也正常。不过这外面风还挺冷的,我们进去吧。”

    曹逸然低低嗯了一声,却没有动,而是说道,“白树,其实我有一件事一直想和你说,我想要和你说,但之前一直没有想好怎么说。”

    白树愣了一愣,将曹逸然抱得更紧,道,“既然想告诉我,那就告诉我吧。无论是什么事情,是你的,我都想知道,并且愿意和你一起承担。”

    曹逸然那样说,他其实已经明白,曹逸然想说的是什么。

    那一直扎在曹逸然心里的那根刺,让他带着伤痛成长起来的那根刺,如果拔不出来的话,那就让它融化吧。

    曹逸然将头靠在白树的肩膀上,望着远处的树林,月光明亮,大地安宁,他说道,“也并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小时候的一件事情。”

    白树没有插话,只是将他微凉的手拢在自己的手里,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曹逸然停了好一阵,目光悠远,像是穿梭时空,又回到了当年。想要说,又欲言又止,白树的体温让他觉得了温暖,他晃了一阵神,才继续说道,“我不知道别的人小时候是怎么样的,所以,我也不好说我那时候好或者坏。我不大记得那时候到底是多少岁了,不记得那时候的很多事情,那件事,也是模模糊糊的,记不清楚了,那个人,我也不大记得他长成什么样子的……”

    他说得很是模糊而凌乱,而白树静静地听着,他的温热的呼吸呼在曹逸然的颈子边上,曹逸然知道他在听,他在,他和自己在一起,现在,还有将来。

    便又有了说下去的勇气,“他是我爷爷找回来的家庭教师,说是家庭教师,他那时候给我的感觉比我爸妈还要深刻。虽然他几乎每天都在家,每天都和我在一起,但是我不喜欢他,这不喜欢并不是因为他对我管得非常严,而是因为我知道,他只是一个家庭教师,不是我的父母,他再亲也不过是个表叔而已……我不喜欢他,不想要他管我……”

    白树低低地“嗯”了一声,表示自己一直在好好地听着。

    而曹逸然完全陷入当年的事情里面去了,月光映照出的世界,让他觉得一切都恍恍惚惚的。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我的,也许也不喜欢,总觉得是不喜欢他才会做出那些事情来。但大约也是他在我家里什么都要受我家规矩的管束,加上他之前也是在各方面管理特别严格的军队,他必须压抑自己,把表面上的各方面都要做好,所以,心里才会那样吧……”

    说到这里,曹逸然皱起了眉,但他的声音依然是轻飘飘的,似乎被夜风一吹就散掉了,并没有激动,似乎也没有任何其他的情绪,他甚至为那个让他痛苦的人找到了那样做的理由。

    “我总觉得外面看着非常光鲜而优秀的人,内心一定是很丑陋的,住着一个魔鬼,大约,就是因为他是那样的,所以我觉得所有那样的人都内心丑陋。后来我才知道,也并不是那样,你就不是的。”

    白树得到了他的表扬,他的心里很受触动,因为曹逸然说的这些,是他心底深处的一些东西,他将曹逸然抱紧,心里涌动着一种缱绻柔情,让他觉得爱他爱到和生死一样难以控制和忍受。

    “我觉得他像是对我泄愤一样,他……我……那个时候……”曹逸然眉头皱得更紧,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心底涌着一种莫名的污浊的痛苦,让他手也捏紧了,白树在他的脸腮轻轻地吻,道,“我会一生一世地爱你的。”

    曹逸然身体颤抖了一下,沉默了,然后又笑了笑,“哎,我也是啊。”

    白树也笑了,又亲了亲他,道,“无论是什么事情,那时候的事情都过去了,别人说,过去的事情,那就把它忘了吧,我们都知道,其实忘不掉,只是在自欺欺人。但是,无论那时候是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和你一起承担……我不能做到让那时候的事情没有发生,但我愿意和你一起,从那时候的事情里走出来……我们一起走出来……”

    曹逸然侧过头来静静地凝视着白树,幽黑的眸子在月光下泛着经历过千万年的锤炼的黑水晶般的深邃晶莹的光,他轻声问,“你知道了那时候的事情吗?”

    白树的目光深沉而又温柔,像是能够包容一切的温暖的水,“嗯,我知道。以前就知道,但是,我却没有办法让你明白,我的心意。”

    曹逸然诧异了之后又红了脸,似乎是要生气,但是白树紧紧的拥抱让他没法生气,只得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白树道,“我去问了周延,他告诉我的,在很早之前,我们刚在一起那会儿。”

    曹逸然于是嘀咕道,“那……你还喜欢我。”

    白树声音温柔而厚重,“为什么会不喜欢呢。看到你,我就知道我喜欢你。我只恨我没有早点遇到你,如果我们很小时候就认识,也许,就能够让你不遇到那件事了。”

    曹逸然因此一笑,道,“你不觉得难堪吗?”

    白树道,“我爱你,是爱你的全部。人的成长塑造了他之后的形象,我爱你,就会接受成长过程中的你的全部,你会记得那件事一辈子,那么,我陪着你一起来补偿那时候的伤痛,用快乐来补偿,好不好?”

    曹逸然咬着唇,没有回答,睁大的眼睛在月光里泛上了sh意,眼泪,从眼眶里滑落。

    白树亲吻他的脸颊,再没有说话。

    曹逸然回身也拥抱住了他,吻上了他的唇,眼泪的咸涩味道在唇齿间散开,温柔的暖热的呼吸纠缠着,曹逸然想,那时候的事情,又有什么可在乎的呢,他从白树这里得到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