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凤舞芳华(完+番外) > 正文 完结

正文 完结

作品:凤舞芳华(完+番外) 作者:腐狸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眼一动不动的凝望着地上那幅画。

    画里那个人在笑,一如既往的对他微笑,只属于他的,带着宠溺的微笑。他陷在了回忆里,眼底也流窜出淡淡的笑意。

    未生…未生……我没有离开,你也没放开过我,对么……

    苏惠舔吻到他的泪水,惊骇的放开他,发现父亲的失神,吓得紧张又惶恐的急唤,

    “爹!爹?!”

    苏随慢慢的回过神,看着他半晌,竟是问道,

    “你叫我什么…”

    “爹……”

    苏惠眼角酸涩,抬手想抹去父亲的泪,却被那人拦下了动作。苏随拭过唇角,淡淡的说,

    “原来你还没忘,我是你爹。”

    说完也不看他,径直绕过他蹲下身去拾那幅画。他动作轻柔小心,眼里盈满温情,那些鲜活的表情那般耀眼,仅对一幅画就已是如此,何况是人……

    苏惠无法想象也难以理解,父亲的热情和痴狂,在年少时身处贺兰山那一年里已经全数耗尽,一颗心再也没有多余的空隙可留给他人了。

    如果只做儿子,还可以呆在他身边,反之……给予他的只有决裂。

    苏惠颓然的步及门边,隐约听见外面摔落瓷具的声响心中也不甚在意。他回过头,看见父亲拿着那幅画步回了书桌,依旧是不属于自己的表情,只难过得跑了出去。

    苏随在他走之后,才收敛起笑容。许久,泪水滴落浸sh了‘不离’二字。轻抚过画中微笑那人的面容,自嘲般呢喃道,

    未生…你说,这是不是我的报应……

    儿子爱上爹,于他实在是莫大的讽刺。然而那一晚不过只揭发了悲剧的序幕,之后少夫人的自缢,苏惠的郁泯,才是真正的打击。

    这么多年,如果说付未生见证的是多场生离,苏随历经的则次次是死别。

    自他成亲后不久,父亲的亡故;苏惠不满十岁,发妻的早逝;再到现在亲子及儿媳的泯亡,他看得太多,心早已是千疮百孔。

    若这便是炼狱,何苦还要恋生……

    意识到脑海里这句话时,他忽然笑了。

    对啊,他一直恋生,只是此‘生’非彼生,前者是人,后者为命。

    落木道人接信赶到苏府时,苏随已是无法亲自出来接迎。书房此时已俨然成了他的卧房,他一刻也离不得琴,还有那幅画。

    “他叫芳儿。”

    苏随说时淡淡的笑,他许久没笑了,若非见了故人,他已经忘记自己会笑的事实。

    落木道人没有接过他怀里的婴孩,却是先拉了他的手腕按下。苏随垂眸看着孩子,脸色苍白得可怕,眼里却溢满柔和。

    “阿随,跟我回云山吧,我会治好你…会治好……”

    落木道人说完,眼里已是包满了泪水。苏随反握住他的手,安慰道,

    “生死有命,我都看开了,你也且放宽心罢。最后这段日子,我想独自安静的走完。芳儿出生命苦,实不便留于府中,我只将它交托给你,替我好生照顾他,好么?”

    落木道人接过孩子,握紧他的手哽咽着点头。

    苏随见他答应,微笑着靠回了软垫上。闭了眼,心中的枷锁也渐缓沉淀。静了许久,他忽然抽回手,单指竖在唇边悄然笑道,

    “小沐,说个秘密与你听。”

    “下一世,我想化作一只鸟……”

    有了翅膀……纵使千山万水,也能飞去那人身边。

    就此守着他,再也不离开……

    他闭着眼,笑意不断。书房早已是别无他人,他依旧笑得开心。耳边隐约响起一人嬉闹的喊声,细听,那是年少的自己。

    付师兄…付师兄……

    还不改口?以后再不带你出来了……

    别!好好,我叫未生。未生…未生……下次初夏,还要来溪边看夕阳……

    不要下次,要每次……

    闻言,他笑,那人也笑。淡金色的余晖映落进那双眼,他伸过手去,还未触及那抹绚烂,唇已被轻柔的覆上……

    接到苏随的死讯,落木道人未将信看完已是俯在床沿泣不成声。床榻上的孩子不满两岁,睁着墨染的双瞳竟是抬手轻抚上他的额头。他微一惊愣,随即更是心中触动。

    “芳儿,你爷爷的情太苦……以后即使你长大,师父也定会保护你,不让你再受此类的苦楚…”

    那日傍晚,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同有个人一反常态喝的酩酊大醉,他甩开酒壶就着绿绮发狂般的拨拉起琴弦。崩溃后的心绪,狂躁的力度,曲不成调,宣泄不尽的悲愤。三根琴弦齐齐断裂开时,他指间也已见红。泪落半晌,终是咳出一口血来。

    夕阳火红如焰,残不尽是死别的伤。

    指执白子,眼神就这般定在了远空那抹火红之上。随即感觉手被人打下,棋子掉落一瞬,浮穗子的心也收了回来。

    “你作甚?说要下棋的是你,从一开始就老给我走神,想打架吗?”

    落木道人作势立起手刃在他眼前晃了晃,浮穗子微笑着道歉,

    “对不住了,是我错。”

    见他这般态度,落木道人便也不好再气,起身放下棋子直道罢了。说完转身就要走。浮穗子拉住他,犹豫片刻,笑问道,

    “小沐,陪我回一次贺兰山可好?”

    “去那作甚?”

    浮穗子侧过头,浅声道,

    “初夏了,我想回贺兰山下的溪边,去看夕阳……”

    落木道人明白他是思念苏随,一时也是怔住,随即同侧过了头。

    “要我陪你去可以,你拿什么做回报?”

    “我会去锦山派赢回那把绿绮,连同你事后输掉的玉箫。”

    落木道人扯了嘴角,回望身侧那人,同是一脸微笑。

    “好!就这么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