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好细菌,坏细菌 > 正文 完结

正文 完结

作品:好细菌,坏细菌 作者:Ben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被感染了,你也可以把我再变回来的呀。听话,啊!”

    “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你知道我们没有,至少现在没有。答应我,听我的话。”

    两人拥抱着,都不再说话。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爱你伊森?”又是我先开口。

    “没有。”

    “那你现在知道了,就算变成细菌包我也爱你。”

    “是。你呢?你知道我爱你吗?小东西?”

    “我知道。”

    37

    其实,不是没有第二个办法的。邓肯没想到是因为他不愿意用那个办法。可是我知道,我的办法比他的要好。

    那办法就是我。

    我的体内就有作为疫苗的细菌。

    大概是后半夜了吧,邓肯已经睡着,我的胃部不时抽痛,轻轻起身把那半杯牛奶握进手里,用体温煨着——正常情况下鲜奶如果在冰箱外放上一天,我喝了就会坏肚子,再这样温着,细菌滋生应该更快些吧。

    早上不到七点的时候,邓肯还在睡,我听到病房外有声音,起身先喝了那半杯“温”奶,放下杯子的时候邓肯醒了,皱着眉头问我:“元欣?你在干吗?”

    “嘘……”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指了指门口。

    有人敲了两下门,说:“两位起来了吗?早餐准备好了,我可以进来吗?”

    听声音好像只有一个人!邓肯眼睛一亮,对我使了个眼色,他捏手捏脚地下地,抄起那把椅子躲在了门后。我迎上去,门一开,一个不到三十岁的男人走了进来,我对他笑笑,哎哟一声抱着肚子躺到地下。

    “喂!”男人叫,“你怎么了?”说着伸手俯身来扶我,邓肯把椅子狠狠砸到了他的头上。那男人眼睛一翻,双腿向前跪倒,跟着身子扑到了地下。

    邓肯伸手拉起我向外冲去。还没到上班的时候,走廊静悄悄的,邓肯拉着我先是冲向楼梯口,楼下传来说话声,邓肯抱着我贴着墙壁躲起来,“……他怎么样?”林亚蒙的声音!

    邓肯拉着我冲向电梯,按下按钮,我喘息着靠在邓肯怀里。邓肯一边搂紧我,一边不停地念:“e on!”

    电梯怎么还不到!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天啊!我的食指在电梯按钮上拼命按,好象这样电梯就能快点到。

    “应该起来了吧。”肖恩的声音。

    我急得要哭出来,该死的电梯!整个手掌拍到电梯的按钮上。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紧张地盯着楼梯,终于,两只脑袋探了出来,接着是肖恩跟林亚蒙的身体。看到我,林亚蒙愣了一下,叫:“元欣!”

    “叮”的一声,电梯终于到了,邓肯抱着我跌进了电梯里面,按下了关门键。从渐渐关闭的电梯门之间,我看到肖恩向我们扑过来。谢天谢地,他晚了一步,电梯门终于合拢,邓肯按下了1楼,我浑身颤抖地瘫倒在他怀里。

    邓肯一直抱着我,4,3,2,终于,一楼到了!

    电梯的门开了,肖恩太太带着四个男人正等在外面。

    重新被抓住,我们被带进了一间实验室。我的胃痛得已经站不直身体,全靠邓肯抱着,肖恩微笑着正等在里面,林亚蒙却不在。肖恩很客气地说:“伊森,元欣,真是得罪了。请进,请坐!”“

    “开门见山吧,”邓肯说,“你到底要怎么样?”

    “好,就开门见山。我们的情况你大概都知道了吧,你也知道我为什么请你们过来,现在我请你帮忙把疫苗做出来,你肯吗?”

    “文思呢?你把他怎么样了?”

    “文思是我儿子,我能害他吗?”肖恩太太沉着脸说。

    “细菌我已经培养好了,”肖恩指着手套箱说,“你还没回答我愿意不愿意帮这个忙呢?”

    “忙我可以帮,但你要先送元欣去医院,他胃病又犯了。他在这里于事无补,你也知道你奈何不了他,而且疫苗是怎么做出来的他也不知道,你放他走,我待多久都没关系。”

    “我不走……要走……一起走!”我喘息着说,胃越来越痛,仿佛有只手在里面抓紧再抓紧,我的眼前开始发黑。

    “元欣!”邓肯声色俱厉,“听话!我昨天说的话你都不记得了吗?你马上去医院!”

    “嘘……不要叫,抱着我吧,你抱着我,我能舒服些。”我知道自己快不行了。

    “恐怕不行呢,”肖恩依旧要笑不笑地说,“我也知道,我这么做有些非法,可是情非得以,只好得罪了。疫苗做出来之前,谁也不能走!”

    “你先放了他,他要不行了。”邓肯急叫。

    “你还是快些动手做疫苗吧,疫苗做好得越快,你跟元欣就能越早出去。”

    “我发誓肖恩,如果元欣出了什么事,我绝对绝对不会放过你!”

    “是吗?那我们就斗一斗,看看是我的细菌厉害,还是你的疫苗厉害。”肖恩说着,嘴唇先变黑了。接着他的太太还有其他的四个人也一步步向我跟邓肯逼近,每个人都像地狱的恶鬼一样漆黑的嘴唇,漆黑的双眼,漆黑的液体顺着苍白着脸向下流……

    我紧紧抱着邓肯,浑身抽cu着,很快,他们的鬼爪子抓到邓肯的身上了。

    “不要!”我抻着脖子用尽最后的力气站起身,一张嘴,终于吐了出去。从昨天下午就没吃过东西了,吐的也只是酸苦的胃液,不过,没关系,吐了就说明我体内的细菌含量到了一定的浓度。

    本来以为胃是空的,应该吐不出太多东西,没想到吐起来就不停了。在邓肯的大叫声中,我惊恐地发现,我吐的,竟然是血!

    突然之间好像所有的力气都抽离了身体,跟着四周的房间开始不停地旋转,邓肯抱着我,不停地叫我名字,我用尽最后一丝的力气,抓住邓肯的手:“抱着我……就能……对付,肖恩……”边说边觉得有液体从嘴中溢出。

    后来发生的事就是邓肯跟路卡告诉我的了。我体内的细菌果然是肖恩他们的克星,感染了细菌的血更是厉害了十倍不止,肖恩跟他的手下再也挡不住我们,所以邓肯抱着我很容易就跑了出来。

    醒过来时,居然老爸老妈还有大哥都在,见我睁开眼,全都扑过来好像要把我吃进肚。原来我那天本来已经受了内伤,呕吐引起胃出血,再加上我体内的细菌浓度当时已经高得超过临界值,血液又感染了细菌,我也差点挂了,昏迷了三天三夜,连病危通知书都下了,老爸老妈还有大哥自然扔下一切飞过来,还好他们到的时候我已经脱离危险了。

    文思的爸爸带着文思最先来看我。小孩子嘴甜甜,爷爷奶奶地叫,我爸妈还有大哥很快被收服,每人送上一个大红包。“对不起,圆心,”小孩趴在我床头垂着脑袋眼圈儿红红的,“差点儿害死你。叔叔说对我很失望,爸爸也说我太自私了。我……当时肖恩说只要抽你一点点血,我真的不知道会把你害成这样!你能原谅我吗?”

    “原谅你呀……让我想想……”我做思考状,文思紧张地看着我。“没那么容易呢,除非你答应今后都不准跟我抢糖吃!”

    “圆心!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文思趴到我脸上狠狠亲一口。

    “算了,我现在都没事了。你妈妈还有肖恩怎么样了?”

    “他们感染了你的血,高烧了两天,昨天刚脱离了危险。叔叔在帮他们做透析,大概要做上两年。”

    “那么久?”

    “嘻嘻,叔叔在帮你报仇。”

    又躺了两天,该来的都来过了,连林亚蒙都来过了,他说要谢谢邓肯,帮他恢复了正常,又不无酸涩地祝福我们俩,可是那个被祝福的人却一直没露面。

    “他为什么不来看我?”把大哥支出去买东西,我问路卡。

    “他忙呢。七八个人感染了细菌,都在透析,如果他不管,就都死定了。”

    “那我呢?他都不管我吗?我都醒这么久了,他都不来看看。”越说越觉得委屈,上次住院他就没来过。

    “生气呢吧。你昏迷的时候他一分钟都没离开过,还有你爸妈,如果不是他通过学校跟大使馆交涉,也不可能来这么快。你一脱离危险,我就听他说,还是先离开一下,否则他难保不亲自动手掐死你。”

    “那你去告诉他,我要跟爸爸妈妈回国了。”

    “你敢!”邓肯黑着脸站在门口,后面跟着大哥。

    邓肯粉有礼貌地慢慢对大哥说你们也陪了很久了,现在圆心都醒过来了,你们就放心回去休息一下,明天再来也是一样的。我爸妈还有大哥还真听了他的话,说他们坐了二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一下飞机旅店都没去就直接来的, 也真是累了,“圆心今晚就麻烦教授了……”哥哥说。

    我眼巴巴看着爸爸妈妈和大哥离开,邓肯嘴角的微笑渐渐退去,眼睛危险地眯成一条缝儿一步步向我逼过来。

    “我……我要告诉我爸爸说你凶我。”

    邓肯一瞪眼,我缩缩脖子。“那你最好也一起告诉他你是怎么不乖的!明明告诉过你一切有我,让你听我的话,你偏要把自己弄成这么个鬼样子!按照我的计划,最多我让肖恩感染一下,回来做透析很快就能平衡掉了,你偏逞英雄,你自己差点没命了你知不知道?”

    “人家,人家不想你变细菌包的嘛……”我拉着他的衣襟小媳妇状扯呀扯。

    “你不是说我变细菌包你也爱我?”

    “那就不能吃了……”

    “你说什么?”

    “没,没有……我什么都没说。”

    邓肯看着我喘粗气。

    轻轻拉住他一只手,邓肯依旧气鼓鼓,“抱,抱抱吧……”我小声说。邓肯终于把我抱进怀里,我也搂住他,蹭蹭,伸手扯开他的衣服。

    “你老实点儿吧,”邓肯在我屁股上拍一巴掌,“这里是医院呢,而且你手上还扎着吊针呢。”

    手儿探进去在他胸口摸摸捏捏,满意地听到邓肯抽了口气,嘴儿凑过去咬了一口,邓肯挺直身体。我笑了,这才是我的邓肯,如果变细菌包,就不能吃了!

    “趁着你爸爸妈妈哥哥这次来,我跟他们说我们要结婚好不好?”

    “不好!我爸爸会杀了你,我妈妈会骟了你,我哥哥会弓虽.暴你!”

    “我不怕的,我会把肚皮上的牙齿印给他们看,说是你对我霸王硬上弓。”

    “不要!我爸爸会哭死我,妈妈会骂死我,哥哥会揍死我……”

    “哼,看你以后还敢不乖!”

    呜呜呜,我就知道他是个小肚鸡肠的男人,屁大的事儿也牢记着要秋后算账……呜呜呜……谁来告诉我,我为什么会这么惨?为什么遇到了这个男人,我会这么惨!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