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迪拜恋人全集无广告 > 正文 完结

正文 完结

作品:迪拜恋人全集无广告 作者:全集无广告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夕阳的光线漫漫洒在城市的角落,缓缓沉沉地移动,似乎不甘心就此消逝。

    没有道别,便没有结束。可是未来会如何,我们都不知道。

    我擦擦眼角,用力吸了口空气,努力克制住想要回去抱住他的冲动,咬咬牙,拖着行李进了机场。走了两步,泪水朦胧了眼眶,又忍不住转回头去看。

    渐渐清晰地,我看见穆萨终于走出了汽车,站在车旁,远远地看着我,只是看着,不说话。暮色将整个他包裹在将尽的天色里,万千情绪,都沉淀在深深的眼眸中。

    缓缓地,我看见他定定地望着我,用口型比了两个词“iwill”。

    如果他来中国,他会记得找我。

    无论是出于什么缘由的到来,有这么一句,便足够了。

    泪如雨下,我隔着一定的距离望着他,遥想当年初见时他唇角勾起的温柔模样,如今已被遍历岁月与世事流转的沧桑无力所覆盖。迪拜繁华依旧,禁忌依旧,旧日气息依旧,只是我与他,已不能共处于此。

    穆萨,当你的心真的在痛,眼泪快要掉下来的时候,那就赶快抬头看看,看看这片我们共有的天空。无论我们身在何处,都头顶着同一片辽阔。只要迪拜的阳光正好,就不要流泪,因为我的离开,并没有带走你的整个世界。

    ***

    回到国内,恰巧还是招聘的季节。在外的留学生毕业两年内仍可作为应届毕业生,我很快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努力开始新的生活。

    重庆的天气,潮sh温和,四季分明。穿短裙的女人,喝啤酒的男人,山高坡陡,绿树江畔。在这里,没有沙滩和海水,没有穿白袍的男人和穿黑袍的女人,到处都能吃到猪肉喝到啤酒,再也听不到一天五次悠扬的宣礼声。

    我还是会习惯性地做礼拜,就像当初和穆萨在一起时那样。一天中的五个时刻,当做给自己一段静谧的休憩。我不再吃猪肉,虽然不包头巾,但夏天也会穿上长袖长裤,就当做防晒好了。无论怎样,日子还是得过下去,不管有多困难,多想念。时间一久,伤感就能慢慢冲淡,也许永远都不会消失,但是过一阵子之后会好一些。

    妈妈在爸爸去世后生了好几场病,由于思虑过重引起的种种虚弱。往常什么都有爸爸撑着,现在似乎什么被抽空了一块,让她整个人都塌了下去,很久无法平复。我在的时候,她会开心一些,比从前更加依赖我。我庆幸自己陪伴着她,这份选择,有深深的遗憾作为代价,但是不会后悔。我没有尝试新的恋爱,也明白在未来,或许我再也遇不见穆萨那样的一个人,但他给我的感觉却可以藏在心里,守一辈子。往后所有的感情,即便如何缠绵,也不会再伤筋动骨。

    我们都没再给对方打过电话。

    有时候我握住手机,想要和他说些什么,终究还是不会拨打出去。久而久之,便也沉淀下来,不再去急躁。

    我一直记得离开迪拜之前他对我的应答,认真生活,随其自然,相信如果有一天重逢,彼此能再度建立联系。

    连翩后来同我和好了,她和嘉轶弯来绕去几年,最后修成正果,登记了结婚。她说:有过曲折、有过分离、有过领悟的感情,最后才让人珍惜。

    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尹千言和严华居然离婚了。而尹千言则告诉我:当初得不到的时候,觉得很新鲜刺激;得到了,落实到生活中的阻碍,便没了当初的热烈,只有现实和争吵。爱情最美丽的时候,应该是存在回忆之中。

    我看着他们的爱情,有时候也分不清,那种热烈到近乎燃烧生命的爱情,到底是在一起比较好,还是不在一起比较好。

    爱情可以是永恒的,因为残缺而永恒着;

    爱情也可以是持久的,因为历尽荆棘而归于浅淡的幸福。

    但我知道,无论在不在一起,穆萨他都在我的记忆里,未乘时光而去。我们所经历的一切,虽然永不复来,却不会消失至无。只要心依旧充满感激,一切就是值得的。

    某天陪妈妈在商场逛街的时候,遇见了云宇树。他几乎与我同一时间回国,很快谈了新的恋爱,身边跟着一个吃雪糕的女孩子,听说又是他的学妹,钦慕他的厨艺,是个小吃货。

    “你终于回归理智了,汐汐。”他笑着看我,瞧见小学妹正试着化妆品,转过头小声对我说,“你看,我恋爱速度快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人要向前看!”

    我对他笑笑,并没有点头或摇头。看着他的小女朋友蹦蹦跳跳地上前挽住他,连妈妈也露出了笑容。

    阿尤布给我打了电话,说他要结婚了,对方是个本地的女孩。他和她见过三次面,聊得挺愉快。

    “恭喜你大婚啊。”我喜气洋洋地说完,迟疑了一下,片刻后,还是忍不住问他:“那……穆萨呢?他还好吗?”

    “正认真生活,做该做的事。”阿尤布说,“你认识他以前,他向来很懒,不爱做事,反正不愁吃穿。现在却变得勤奋,积极拓展公司的国际业务。cece,其实你带给过他很多积极的力量。你走以后,穆萨跟我说过一句话。”

    我咬着下唇,屏住呼吸,问他:“什么话?”

    “他说,假如没有遇上cece,我或许会有另一种人生,顺着父母的安排,得过且过。但不管有没有结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是宁愿与你相逢。”阿尤布笑了笑,“他这么一说,连我都有些后悔了呢。”

    我笑着回击:“胡说,你的新娘还等着你呢。”下一秒,我在电话这头捂住嘴,眼眶不自觉地红了,却觉得万分欣慰,下定决心,要更加努力地生活着。

    人间三月的天气,有着轻薄的雨雾与微弱的晨曦,梧桐与银杏吐了新芽,细嫩嫩的甚是可人。情绪亦随之开朗起来,似有一些喜悦与希冀逐渐累计。

    突然间,铃声大作。我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出了一个久违的名字,手指不禁颤抖起来。

    思念的心绪堆垒、悠长的情谊升腾,蔓延了整颗心的喧嚣与宁静。

    “cece。”

    那头传来他的声音,熟悉的、久远的、温柔如初的。

    天空突然下起了雨,缱绻延绵——

    全文完——

    原型的结局。

    他们最后没有在一起。

    她的父亲生病,她一点一滴目睹着父亲死亡的过程,恨自己无法尽孝,母亲则更加依赖她。这些,与正文故事相近。

    不同的是,他担心她,立刻赶来了重庆,同她一起参加她父亲的葬礼,却弄巧成拙。

    国内的一小部分穆斯林,是完全不允许参加非穆的父母的葬礼。但其实在阿拉伯,会宽容一些,可以参加吊唁,可以哀思祈祷,但不能做与伊斯兰教行为相违背的事。

    他在场,她为了顾及他的感受,在自己父亲的葬礼上远远站着,不能哭丧、戴孝、烧纸、鞠躬、磕头、吃喝。

    她母亲哭红了眼,远远地看着她,周围的亲戚愤然指责她的无情。

    她无能为力,哭着,忍不住想要跪上去叩了几个头,或是给爸爸烧烧纸。

    被他拉住手腕,轻轻摇了摇头说,别这样,心里虽然不相信真主,言行还是遵守吧,磕头烧纸,这些都不能做。

    她在那一瞬间突然觉得心如死灰。

    知道从他的角度而言,这些的确是不允许的,但还是忍不住失望。

    而在这之前,她已经知道,如果他们结婚,他的家人坚持要她放弃工作。小说里,我为了淡化冲突,把先后顺序调换了。

    她远远望着去世的父亲,无法靠近,过往积蓄的疲惫一触即发,看着独自一人趴在爸爸遗像前哭泣的妈妈,想到以后妈妈去世时,墓前连个鞠躬的人都不能有,女儿只能远远地看着孤零零的坟头,何其悲哀。

    他在这时候让她的遵守教义的言行,让她心寒。

    她累了,向他提出了分开。

    他最终同意,放她自由。

    两个人再也没有联系过。

    原本是打算就这样写的,可最后我还是省略了这一段,添加了最后两个人联系的那一段。只在这里用最浅淡朴实的语言描述出来,一是因为我不想再制造那么多宗教冲突和讨论,二是因为,最终还是想给大家留一个有念想的结局,不想彻底堵成悲剧。

    细心的读者可能发现,帆船酒店里穆萨的纵容只限于心灵,但言行的守矩依然要求,所以穿黑袍包头巾忌饮食这些问题依然存在,与过去没有改变,此外,穆萨得知孩子流失时的指责、警局的惶恐、婚后不许工作,都是诱因,父亲的去世不过是最后一根稻草。

    但我没有再去强调和提及这些,因为我想要制造一个假象,就是他们在一切最美丽、最接近幸福的时候破碎,没有信仰折磨的疲惫,彼此的爱意依然浓郁,两个人都有着对未来重逢的期望。

    而不是像原型,深爱过后,身心俱疲地分开,重逢时,也不会再有念想。

    还是心怀一点期待吧,对不对?这样我自己也可以好受些,想象他们是含着饱满的爱分离,并且向往重逢。

    而留白的结局,是为了祝有情人终成眷属吧,或许,另一个平行世界,他们已经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