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禁宫情(耽美) > 正文 完结

正文 完结

作品:禁宫情(耽美) 作者:小十四 字数:198918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不会!」呼延铁军的声音铿锵,充满霸气:「我会命人在湖边放满火盆,令冬暖如春。」

    「」明雪衣合上眼帘,不再言语,他已经不知道自已还可以再说什么,心里一半是酸苦,一半是欢喜,他气自已没出息,但是又无法控制动荡的心情。

    爱他,爱他,即使明知道自已不是他的最爱

    垂在身侧的右手,早已捏着铁郎送他的金刀带饰,在衣袖的遮掩下,拔出刀尖,立时寒气迫人。

    明雪衣想,只要等铁郎不觉,在喉头轻轻一划,就再也不用苦恼,不用伤心。

    抖颤着,将刀在掌心捏得更紧,甚至被刀锋割得出血了,他也毫不察觉,浑身紧张的绷紧,散开的血腥味,如何瞒得了久历沙场的呼延铁军?

    他淡淡地说:「傻瓜,我送你的金刀可不是要来这么用的。」右手利落一扬,捏着明雪衣的右手,稍一用力,便将金刀夺了下来。

    看着玉白掌心的创口,呼延铁军的脸色一时难看到极点,左手一扬,从靴中抽出匕首丢到地上,指着瑟缩在旁边的小德子说:「在他手上也划一刀!」

    左右立刻领命,明雪衣的身子立时剧烈地颤抖起来,唇瓣抖动起来,刚想开口,呼延铁军已再次吐出冷冷的声音,:「拜卮匣,特尹哈,立刻回宫传我皇令,在所有捉到的太监,宫女,嫔妃的右手上割一刀!」

    明雪衣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铁郎」在他颤抖的声音中,回过头来的呼延铁军神色柔和:「怎么了?害怕吗?」

    从衣襟拿出方帕,捉起明雪衣的手,细细包裹,他的动作轻细温柔,但是在身后小德子的痛叫声中和奏下就显得太过可怕。

    洁白的额角汗珠点点,明雪衣浑身都在簌簌发抖,小心翼翼地将他的手包裹好后,呼延铁军放在唇边轻轻一亲,柔声说:「我的意思你明白,对吗?」

    喉头一阵涩动,眼角掠向捧着手跪在地上呜咽的小德子,明雪衣咽下唾液,艰难地点点头。

    「衣衣,别再有下一次若再有下一次你敢伤害自已,我就将南国上下都杀光了。」

    呼延铁军微笑,深刻的五官上一片冷峻,凑近头,在明雪衣完全刷白的脸上落下轻吻,接着,将他抱在怀中,站起来向山下走去。

    明雪衣合上眼,在呼延铁军怀中将身子缩成一团,小时候,他就很聪明,太傅常摸着他的头赞他是天纵之才,但是,很快他就知道,原来在皇宫中锋芒毕露不是一年好事,于是,他就努力地令自已愚昧起来,令皇太后不再忌惮他,或者,可以再一次只要,忘记其它柔顺,乖巧,只要这样就可以永远永远

    山上风大,明雪衣觉得冷,冷得令他浑身发抖,因为他曾经渴望的单纯的无暇的爱情已经幻灭,但是,另一方面又觉得头脑灼热如火,他很简单,他想要的不是至尊的帝位,不是伫站众生顶峰,就只是一个可以用力地抱着他,激烈地亲他的人。

    呼延铁军垂头看着他,虎目内闪亮着复杂的权欲与柔情,凑近头,轻柔地吻去他脸上的泪痕,将明雪衣放下,拿出刚才收起的金刀带饰,亲手为他带上。

    「我没有骗你,这就是凭证,我族中人只会将信物交给自已最爱的人,当日我将金刀交给你,就等同认你为我的妻子,我爱你!」

    闻言,明雪衣如遭痛击地颤抖起来,闭上眼,默默垂泪,喃喃自语地说:「我没用太没用了」

    呼延铁军弯下腰,向他的唇亲吻下去,明雪衣甚至没有办法举起手将他推开。

    即使牺牲一切,也想得到的不就是这样吗?他的身,他的心,他的一切早已赤裸裸地交了出去。

    在炽热的唇触上他的唇瓣的那一刻,明雪衣倏忽睁眼,有如琉璃珠的眸子内神光悲哀而深情,输了,输了,一切都输了

    明雪衣软软地倒入呼延铁军永远炙热的怀中失声痛哭,呼延铁军抱着他,唇角轻勾。

    东风一吹,带来深冬寒雨,尽意凄凉,半掩半露的太阳在地上拉出两道交缠影子,一者意气风发,一者柔肠寸断,晶莹的泪水沿着玉脸落到地上,混着细雨渗化入泥土之中,成为滋润一切的养份,到明年初春,万物又会再茂盛生长,不管朝代交替,不管人心变幻,千万年如是。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