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摇红烛 > 烈日灼 第四十二章 男人

烈日灼 第四十二章 男人

作品:摇红烛 作者:汐秋醉 字数:570877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她慌忙出门,直奔向挽珠的住处。

    李沐媱一路上也是急得不行,而这个时候,偏偏却又遇到“拦路虎”。

    此时王薏宁刚刚落了休息的空处,便携着垂莲一行奴仆侍女在路上游园。

    如今正是深秋,风吹过时便也觉得有些冷,而李沐媱此时刚刚洗了澡,一时间慌乱竟就这样出了门。

    等到一阵凉风吹过,李沐媱这才打了个冷战。李沐媱心中一惊,暗叹不好,便慌忙摸了下自己的脸。

    果然,脸上触感柔嫩光滑至极,原是自己出门太急,竟忘了在脸上涂抹那些易容的玩意儿了!

    而此时远处的王薏宁见那头的李沐媱虽看不清她的脸,但总觉得身形有些眼熟。

    王薏宁心中些许疑惑,便认为这位公公她应该是认得的,便于是命人前去唤她过来。

    这还真有些奇怪了,这位小公公身影似乎在她脑海中十分深刻一般,可惜离得有些远了,看不清他的模样。

    这莫不是之前遂宁公主宫中较为得宠的小公公?

    王薏宁心中微微疑惑,那位听了令的侍女此时也向李沐媱一步步靠近。

    李沐媱远远便认出了是王薏宁一行人,毕竟王薏宁这般架势,在尚书府中也只能是她。

    见那行人已经在远处杵立不动,心中刚刚微出一口气,却又见那边有位身型十分不错丫鬟直冲着她过来。

    而在李沐媱赌命一般的祈祷之中,那位丫鬟走近之后,李沐媱才发现是十分个面生的少女,而她也并未认出李沐媱是谁来。

    而那位丫鬟也只觉得这位公公生得十分可爱,皮肤竟比寻常女儿家还要细嫩,心中不免生起一丝艳羡来。

    李沐媱微微一惊,也见这位丫鬟生得倒也不错。她面容五官都生得很好,可惜气质稍微差了些。

    不过她的腰上却是配了块雕了几根翠竹的腰玉,见此,李沐媱却微微挑了下眉。

    而在她心中正在想取对策之时,只听得身后冷不丁地又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李公公,你不是在房里休息嘛?怎么在这儿站着?”

    ……

    还真是应了老百姓传下来的话,前有虎后有狼。李沐媱心中不免冒出几个脏字儿,心中小人更是顿足捶地。

    她并未回答身后的田木,而在几经垂目之间,李沐媱也终是下定了决心,准备走出自己刚想好的那步损招。

    “公公好,准王妃说见你十分眼熟,许是在宫中见过你的,便让奴婢唤你过去。”

    那位丫鬟见李沐媱不动,便对她行了个礼,对她这样提醒道。

    而李沐媱身后的田木其实离她还有些距离,见李沐媱不应他,他也不急,只是慢慢渡步上来。

    “额呵呵…你好呀,妹妹真是生得十分动人,我还想请问下妹妹的名字呢。”

    李沐媱抬首,对那位丫鬟扬起一个奇异的笑容,那位丫鬟一愣,便又乖巧地对她说道:“奴婢唤作玉书。”

    “玉书啊,真是个好名字。”李沐媱夸赞道。

    此时的玉书却是有些急了,眼看小姐那边还在等着他们呢,如今这李公公却好似看不见一般,竟还站在原地套取她的名字。

    于是,玉书便再次出声提醒李沐媱道:“公公先与奴婢过去吧,准王妃那边该是久等了。”

    李沐媱只得点点头。

    一路上李沐媱低着头,却又对着玉书说了些许话。

    直到离王薏宁那边十多米时,李沐媱才低头笑着说道:“玉书姑娘身上配的腰玉还真是好看,这看样式,怕是府外男子才能拥有的玩意儿了吧。”

    也确实是这样,自古只有男子才能配带腰玉,女子却是只能配带些流苏之类的吊坠物品。

    而玉书此时身上却十分罕见地带了块玉,李沐媱看得仔细,便想借玉小小地借题发挥一下的想法。

    她在此刻的声音微微抬高,刚好能被王薏宁听到。

    王薏宁诧异地看了眼玉书,玉书被突然这么一盯,心中却是惊得气血一凝。

    她许是跟着王薏宁身边也久了,虽不是贴身丫鬟,却也养出了贴身丫鬟的些许傲气来。

    为了证明她的清白,她回头,看着李沐媱的面容此刻十分愤怒,且声音还有些尖锐地说道:“这玉佩,这玉佩是我家里人送过来的!”

    这种语气神态与话语中的内容,却是很难洗脱她身上这块玉的嫌疑。

    此时的王薏宁更是眼神带着探究之意看着玉书,一时间倒是忽略了一直低着头的李沐媱。

    可惜李沐媱此时也看不见玉书气恼的模样,而且还自顾自地小声说道:“这个款式的玉佩,也就只有我们男人才会拿来送给心上人的东西了…”

    “你!你算什么男人!”

    玉书气极,竟直接抬手指着李沐媱,此时的王薏宁却是微微有些愤怒了。

    这小太监好歹也是宫里的人,此时玉书说话又横中直撞的,惹恼一个没有势力的公公还好,若是他的背后主子很厉害,恐怕还会牵连到他们尚书府之上!

    此时的王薏宁可以说是“吃一亏长一智”,上次被李沐媱狠狠羞辱了一顿她现在还记忆犹新……

    从此打狗还要看主人一说她心中更是默默奉行着。

    “玉书!你给本小姐说实话!”

    听得王薏宁突然这般对自己说话,玉书只觉得委屈至极,她看了看王薏宁,又看看李沐媱,心中更是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此时的田木见那边的小小轰动,却是不能再向前了。他微微一挑眉,只能停在远处看着,耳边一动,却是将那边动静听得清清楚楚。

    李沐媱只觉得这火燃得还不够,便又说道:“玉书姑娘啊,你又生得这么好看,有几个追求者也是正常的,既然你都将这玉带在左右了,你也该跟我们准王妃说说实话了。”

    此时王薏宁却是有些恼了,什么叫她身边的丫鬟好看,她还站在这里呢!

    再说了,在她身边的,也不是不允许与外界的人谈婚论嫁,玉书这点小破事也这个必要欺瞒着她这个主子吗?

    玉书此时更是被李沐媱煽得又怒又恼,她也不再小心地看向王薏宁那边,而是直接伸出手,直接朝李沐媱脸上呼去。

    啪!!

    清脆又响亮。

    此时的田木更是一惊,竟不自觉抬脚上前了两大步。而众人也都是一脸惊慌之色,一时间都抽了一口冷气。

    王薏宁此时却是气得不行,她对着玉书大怒说道:“玉书!你的眼里可有我这个小姐!本小姐让你请人家过来,你倒好,是请人家过来吃你给他的大嘴巴子吗?”

    话语之间,李沐媱捂着自己被打得火辣辣的左脸,看着此时两人之间的火也已经燃得十分的大,而自己所想的目的也已经达成了。

    玉书缓过神来,一时间只觉得自己的手火辣辣的,她心中一凉,直接跪倒在了王薏宁的脚下。而身体与脸上的冷汗眼泪都一并扑簌簌地掉落下来。

    她,她也想好好请这人过来的啊,谁知道这人竟然在小姐的面前这般污蔑她,现在倒好,自己的小姐也不相信她了,她一时情急才会做了这等蠢事!

    此时王薏宁也是怒极,自己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个半天,结果被玉书这种蠢人给打搅了不说,

    还有这蠢玉书,竟宫里的人也敢打,她便是想要包庇玉书,也要等面前这个小太监原谅了她才行!